音樂周報

用英雄致敬英雄

7月3日晚,距離上一場音樂會整整166天之后,武漢琴臺音樂廳重新與江城觀眾見面。指揮家劉鵬執棒武漢愛樂樂團帶來“向英雄致敬——保利·武漢琴臺音樂廳公益演出季”中的第一場,用公益音樂會向英雄的城市、英雄的人民致敬。當晚演出邀請了300余位醫護、志愿者和商超保供團隊現場觀賞。武漢愛樂樂團團長張守忠說,知道能重新與觀眾見面的消息時,他的第一反應就是選擇《英雄交響曲》:“疫情期間,我們的演奏員們下沉到社區,每天完成社區的工作之外,還在網上互相提醒堅持練功。中國交響樂聯盟代表全國80多家交響樂團,把這部作品的原版曲譜贈送給了我們團。在音樂廳重新開放的時候選擇這首曲目,是致敬每一位默默無聞的英雄,更是感謝來自全國的支持?!?/span>

來源:音樂周報
聲樂網課的無奈與陷阱

疫情以來,視頻授課讓我對聲樂表演專業網絡課程的實施,以及風風火火地利用“抖音”“人人講”等軟件所推出的水準參差的聲樂直播課引發些許思索。我讀過《音樂周報》刊發的《聲樂網絡教學靠譜嗎?》的爭鳴文章,沉思許久,覺得自己多多少少有話要說。說聲樂網課是“應運而生”那是扯謊。必須強調,從聲樂表演專業的要求和教學規律而言,疫情之中的聲樂網課實屬無奈,因為還沒有一種更好的教學傳播手段能夠取而代之,并獲得更好的教學效果。說聲樂網課“一無是處”那是偏激?;ヂ摼W的發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豐富的網絡資源讓我們不受時間、空間的限制,便可基本實現“學習自由”。今年上半年中國音樂學院開設了一個學期的聲樂網課,我和學生在網課教學實踐中做了不懈努力。結果證明,多數學生在專業提高上還是有收獲的,其中有的學生收獲較大。其實作為遠程音樂教育的網絡教育發足很早,我曾有幸在中國音樂學院原繼續教育學院主辦的遠程教育網絡上實踐過課程講授、聲樂考核、招生考試。網課既讓施教者免受路程奔波之苦,也讓受教者的學習時間、地點更加靈活自由,可以說是兩全其美。尤其是像音樂基礎理論或是與音樂學院培養目標相關的理論課程的講授,用這種方式授課可謂“多快好省”。當然,那時的網絡硬件條件與今天相比有著天壤之別。曾經既笨重又高消費并常?!暗艟W”的硬件已逐漸淘汰更新,現如今只靠一部小小的手機便足以支撐師生基本的課程交流??萍嫉娜招略庐?,令人們愈發感到網絡的便捷,疫情未平的日子里,聲樂人更是翹首5G早早到來,完善和優化4G配置的某些缺失,例如不能完全或完整聽到視頻雙方或多方的歌聲。但其實即使5G全覆蓋,我們也不可能聽到對方真實的“本聲”,因為這是電聲的短板,起碼就音量而言,再先進的技術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我們知道,人聲只要“過電”你就難以判斷對方的實際音量,這便是遠程教育、網課、慕課等諸如此類的“術科”課程在網上顯現出的短板?!堵晿肪W絡教學靠譜嗎?》一文列舉聲樂網課益處時提到,可能“平時見到專業教師會緊張的學生,通過網絡教學見到教師反而不那么緊張和害怕”,但我認為這并不是益處。聲樂表演是一門實踐性、綜合性極強的課程,我們的授課目的就是要讓學生無論在什么人、多少人面前演唱,始終能保持鎮定自若,從而獲得平穩的氣息。心理素質需要訓練,隔著天際是不可能獲得的。在聲樂學習或演唱者中,部分人有社交恐懼、人際交往障礙,通常這類人在家里、琴房里唱得很好,一上臺就頭腦空白。曾有一位過世的老歌者、老教育者,不上臺見人演唱水準沒得說,上了臺就緊張得胡亂轉調;也有位教學一線的教師,在琴房給學生做示范堪稱聲聲到位,一登臺便是聲聲倒胃。相較于其他科目的教學而言,聲樂教學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師生間的互動尤為重要。老師的一個重要能力是聽覺,在學生演唱過程中,做到及時發現、及時糾正,而網課受“聲音失真”“網絡延遲、卡頓”等因素的影響,勢必會讓授課效果打折扣。另外,聲樂的課堂教學是活生生的、立體的,試想,沒有了鋼琴伴奏老師進課堂與聲樂老師一起要求學生的音準、節奏、音樂、語言、風格、表演等必須在課堂上深究的氛圍與環節,沒有了學生在老師面前“聲和樂”并重的努力實踐,那么獲得的某種“松弛”和“自由”一來經不住高規格的聲樂藝術人才考核標準檢驗,二來表演者的表演欲望無法得到淋漓盡致的調動與表現。疫情中的網課,讓學生與藝術指導合伴奏這個環節嚴重缺失,導致某些聲樂老師愛莫能助,只能讓學生去找伴奏帶,進行卡拉OK式的訓練,其實這已經背離了專業聲樂人才的培養手段。長此以往,我擔心網課便成了遠程聲樂技術理論課,因為學生沒在應該存在的環境中獲得應有的感受——聲樂學生在學校的琴房教室上課,在舞臺上進行期中、期末考試或是實踐音樂會上的演唱,與在自己家里上課的心理和生理狀態是完全不一樣的。 隨著網絡課程的廣泛實施,諸多軟件公司和一些人看準了商機,“聲樂網課”“聲樂直播課”風起云涌。聽說有人在“抖音”“人人講”上開系列聲樂直播課已經賺得了若干桶金,并小有名氣。在我看來,在表演藝術不景氣的當下做個“轉型”而不“轉行”的轉向是有必要的,人總是要生存的,做一點與自己專業相關的、有意義的事情,獲得一點或是一筆可觀的收入理所應當,并且這是部分聲樂從業者在疫情之下表現出的正能量,應當予以肯定。然而,中國的傳統是做人做事講究一個“道”字,賺錢更要講究“道”,即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里講的“道”便是網課主講者專業水平之“道”,說透了就是“你的能力要與你的價值相匹配”,不是使用過度營銷、嘩眾取寵等近乎“網秀”的行為自抬身價。我們希望有更多具備高層次專業歌唱能力、社會知名度的教師開網課,也希望有更多有一定演唱和教學能力的年輕聲樂人加入聲樂網課教學,特別是對剛剛從院校畢業的青年學生而言,這也算是一種“就業”。中國老百姓總說“無知者無畏”,這句話用在聲樂圈里說的就是某些聲音技術、藝術表現尚不完善(有的根本就不可能完善)便在網課上虛張聲勢、夸夸其談,大有短時間內包治聲樂百病的教學者。各種江湖郎中混跡于網絡平臺之上,令眾多聲樂學習者上當,嚴重者會出現聲帶病變,繼而無法繼續歌唱。隨著年齡的增長,人的肌體一天天走向衰竭,面對身體必然老化的現實,我們要不斷調整自己的發聲技術和機能記憶,不斷錘煉自己的演唱技術,讓聲音保鮮。而不是過早地在網上口出狂言:“聽我的,你就要這樣唱!”看到某些年輕人或一把年紀尚未解決“換聲”的“小師”“大師”們的網課預告《教你輕松換聲》《“關閉”的秘訣》等,我真替他們捏把汗,說嚴重點,不知這是想要錢還是想要命。網課應該是大家學習、交流的平臺,而凈化網絡空氣是每位聲樂從業者及聲樂愛好者的責任所在,我衷心希望聲樂網課可以讓更多聲樂學習者或愛好者受益(特別是那些由廣場舞轉道學唱歌的大爺、大媽)。聲樂演唱講究通暢,若不得法,勢必會出現聲音的淤堵、阻滯。做人做事就該像好的歌唱那樣通透,非常時期,盡量誰都別添堵。

來源:音樂周報
疫情下“滿負荷”商演的背后

6月7日晚,歷經4個多月的停演,廣東省星海音樂廳迎來復演后的首場售票音樂會。謝楠、高參與景煥執棒的廣州交響樂團聯袂合作馬斯奈《沉思》,一曲終了,長達5秒的靜默后,爆發出久違的掌聲與喝彩。對于廣州的樂迷來說,這場演出已等得太久?!斑@不單是一個城市復蘇的里程碑……我們感受到的不只是一個‘現場’,而是一場儀式?!钡綀鲇^演的華南師范大學青年教師、作曲家陳仰平感慨良多??v觀全球的演出市場,新冠疫情之下的復演都異常艱難。在中國,政府指導下30%上座率的上限讓演出經營機構“開演即賠”,更讓這種3000年來以聚集、聚會為標志性的傳統觀演藝術欣賞形式,成了極為奢侈的事情。陳仰平所感受到和描述的儀式感,更凸顯了在“劫后”人們對于往昔美好時光的懷念和對這種形式延續和復興的渴望。星海音樂廳是全國為數不多的第一批復演的演出場所,在廣東省全境也是第一家音樂會復演的劇場。從6月5日的第一場音樂會開始到6月底,星海音樂廳共上演了10場音樂會,其中9場為售票音樂會。按照當下政府規定的安全演出場次上限,10場已接近“滿負荷”演出,接下來的7月星海音樂廳有10場演出,8月還有更多場次。復演即排滿了三個月場次,而且票房供不應求,這在全國的劇場中都極為罕見。作為二類公益文化事業單位,疫情后期星海音樂廳的“滿負荷”商演,在國內同類專業場館中是非常有價值的運營案例。有限上座率凸顯“現場”的意義廣州交響樂團是復演后整個廣東第一個開展有觀眾的現場音樂會的演出團體。6月5日,廣交在星海音樂廳上演《有一種力量》——“向最美逆行者致敬”音樂會,這是由廣東省文化和旅游廳主辦的2020年廣東省藝術院團演出季的其中一場演出,拉開了星海音樂廳復演的序幕。首場售票音樂會則是6月7日廣州交響樂團樂季音樂會“小提琴協奏曲之夜”,門票開售一小時內即售罄。之后開售的“樂聚星期三”“周末民樂坊”“周日音樂下午茶”等系列,幾乎場場供不應求。據星海音樂廳副主任王冬云介紹,7月3日開始售票的兩場“樂聚星期三”音樂會,上午10點開售,2分鐘后便售罄。星海音樂廳公眾號后臺收到許多買不到票的樂迷留言:“這是拼手機和網速的操作??!只能說大家太瘋狂?!薄耙琅f沒搶到,傷心失落……”“求加場!”星海音樂廳首批參與復演的藝術團體,主要是廣州交響樂團、廣東民族樂團及樂團旗下的室內樂組合、本地音樂院校的師生。星海音樂廳主任助理、場地運營部總監楊震介紹,從6月的銷售情況來看,絕大部分演出可以用“秒光”二字來形容。6月13日,星海音樂廳創新觀演模式的一場“樂聚星期三-我‘玩’中提琴音樂會”開售,星海會金卡樂迷陳宇建凌晨3點來到音樂廳大堂排隊,只為買到距離演奏家最近的座位。有限的上座率更加凸顯了“現場”的意義?!皩ζ焚|的追求、對精品的執著、對體驗的關懷,成就了無法替代的音樂現場。未來,我們將繼續深挖其中的獨特價值,打造城市文化高地,成為熱愛音樂的人們的精神家園?!蓖醵普f。對于觀眾重返音樂廳,廣州交響樂團團長陳擎充滿信心:“廣交的樂季音樂會都是提前一年在樂季初就開始賣票,截止到2月停演停售之前,售出的票已遠遠超出了30%?,F在重新開售后,來觀演的觀眾絕大部分都是這批老觀眾,他們還是有意愿堅持回來看演出的?!卑凑找咔榉揽匾?,觀眾人數不超過劇場座位數的30%,因此所有原定音樂會都實行退票并重新開售。廣交的樂季音樂會更在重新開售后推出低于原先票價的演出票,從原來80元至680元改為80元至380元?!斑@也體現了廣交與星海音樂廳都是公益二類事業單位的身份,我們是國有藝術院團與國有演出場館,有義務、有責任、有擔當首先把演出市場恢復起來?!标惽嬲f,“這個時候如果我們都不演,可能也沒有其他機構能演了。我們首先考慮的是如何滿足觀眾的文化需求?!?目前,已售場次的票量根本無法滿足所有觀眾的需求,星海音樂廳積極應對,通過增加場次,最大限度地滿足觀眾的觀演需求,如對“周日音樂下午茶”“周末民樂坊”的部分場次,進行了同一套陣容、同一套曲目的加場演出。盡管如此,演出仍然供不應求?!爸τ媱潯敝С直镜厥袌鰪团d從1月全國的演出場所關閉開始,劇場管理者們就都在猜測、探討可能的復演時間和復演后的生態。但隨著疫情的遷延日久,演出行業賴以為生的“生態圈”幾乎每一個環節都發生了斷裂,行業內蔓延著的悲觀情緒,一旦復演需要建立全新的“生態圈”?!靶呛R魳窂d作為中國專業音樂演出場館,在22年的運營歷史中,又一次因受疫情影響而導致演出無法順利實施,上一次是非典時期。面對困難與挑戰,我們遵循‘危機中育新機,變局中開新局’的精神?!蓖醵平榻B,疫情漸褪后,復演需明確兩大工作思路——繼續堅持星海音樂廳一直以來的“大音樂”格局,營造開放、立體的新演藝生態;想方設法策劃、支持惠民普及的國內優質節目,以彰顯公共文化藝術空間的使命擔當。6月初,星海音樂廳全面啟動復演,按照防控要求有序推進線下演出,與此同時,星海音樂廳與全國各地啟動復演的同業都面臨著兩大難題:一方面是按照防控要求,入場觀眾人數不能超過場館座位數的30%,這一上座率無法負擔實際演出成本;一方面是現階段暫緩新批涉外、涉港澳臺營業性演出活動,這對演出內容組織策劃和節目的豐富多元帶來影響。楊震透露,目前星海音樂廳的演出場次密度基本控制在疫情前的30%左右,而未來的場次增減,則需根據疫情做出動態調整。就目前的7月和8月來講,每月演出場次的上限維持在10至12場左右。面對危機,星海音樂廳化被動為主動,從往年自有積累中拿出約百萬元的資金推出了《星海音樂廳2020助力演出市場復興計劃》。該計劃自2020年可以公開演出之日起實施至2020年12月31日,扶持的主要對象為駐廳樂團(廣州交響樂團和廣東民族樂團)、演出/活動用場單位、其他緊密合作單位、其他確需幫扶的業內單位、實體或個人。除兩大樂團的廣州新年音樂會、國樂盛典音樂會及其他特殊制作音樂會外,星海音樂廳將音樂季演出的票房收入(扣除稅費)分成比例向兩大樂團傾斜,進一步調高駐廳樂團獲得每場演出票房收入的分成比例。此外,“助力計劃”也推出了一系列針對青年音樂表演和創作人才的計劃,以及對重大創新的音樂現場進行扶持。首先獲益于助力計劃的是兩支駐院樂團——廣州交響樂團和廣東民族樂團。不過,作為有政府財政支持的樂團,票房分成傾斜帶來的益處在30%的座位上限以及接近五折公益票價的情況下,對他們的影響并不明顯。倒是復演后在星海音樂廳有兩個演出項目的民營演出機構——廣州左岸色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更感受到了雪中送炭。在場地接待服務費優惠之外,以往需要自掏腰包的宣傳和票務推廣,左岸此次借助“助力計劃”得到了星海音樂廳大力支持。左岸項目總監劉行知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星海音樂廳為這兩個項目給予了最大力度的支持和優惠,在宣傳上也盡力協助推廣,包括星海音樂廳旗下的廣東文化票務網等各個合作單位高效率運作。短短三周之內‘從《數碼寶貝》到《夏目的愛》——經典動漫主題曲浪漫鋼琴演奏會’就獲得了不俗的反響,票房也比較滿意。接下來7月12日的‘從巴洛克到浪漫派——漢尼拔的鋼琴音樂集’也順利開票,目前市場反應良好?!睜I造開放立體的演藝新生態在“助力計劃”的推動下,星海音樂廳與駐廳院團、合作伙伴、演出商和經紀公司共同攜手復興演藝市場,其著力點是培育、創新、人才。王冬云介紹,在培育方面,星海堅持多線齊下的培育品牌,其中既包括兩大駐廳樂團——廣州交響樂團和廣東民族樂團主打公益票價的“周日音樂下午茶”“樂聚星期三”“周末民樂坊”,還有免費藝術普及教育項目——“走進交響樂·相約音樂廳”。創新方面,疫情后期正是演藝行業思考如何鼓勵原創、推動創新的機會,為此星海積極與駐廳院團——廣交和民樂團進行專題探討,大膽嘗試線上線下音樂會的變革。人才方面,音樂廳團隊在停演期間苦練內功,復演階段著力培訓青年員工;同時,計劃新樂季全力扶持青年藝術家,包括在廣州爵士音樂節的舞臺上重點推廣本土音樂人單元等。對于境外藝術家無法如約到場參演而影響票房推廣,廣交陳擎團長認為應客觀看待疫情帶來的“?!迸c“機”:“‘?!遣恢篮螘r才能恢復正?;膰H間交往,國外的藝術家、藝術團何時才能來中國演出。但也正因為疫情,出現了一小部分空白,可以給我們國內的藝術家提供更多展示的機會。中國的樂團推中國藝術家、中國作品,是天經地義且責無旁貸的。在古典音樂領域,我們希望呈現出百花齊放的狀態。希望我們提供的這些機會能夠令我們國內優秀的藝術家、特別是青年藝術家為廣大觀眾所熟知,通過我們的舞臺助力他們的藝術生涯起飛。這就是危機當中的‘機’?!毕鄬τ趶V交,廣東民族樂團受到境外藝術家的影響則微乎其微,團長陳佐輝介紹:“總體來說,廣東民族樂團的節目編排,著重以國內、本地的藝術家們為主,所以整體上影響不算太大?!毙呛R魳窂d能夠“滿負荷”復演,廣州交響樂團和廣東民族樂團是主力軍。6月,廣交就有6場演出在星海音樂廳上演,7月和8月也是同樣的規模。也有人擔憂復演熱鬧過后,票房是否會回落?對此,陳擎并不擔憂,他認為星海音樂廳與全國大多數依靠出租場地為生的劇場不同,因為擁有兩支駐廳樂團而具備了高質量、高產藝術生產能力。在過往的20多年間,音樂廳培養了大批忠實觀眾,他們對于現場欣賞音樂會的熱情并不會因為疫情而減退。當然“助力計劃”下的低票價也是極具吸引力的。這對恢復演藝市場、觀眾重拾走進音樂廳的信心,都是很好的促進。陳佐輝表示:“從復演的票房成績便能感知到觀眾給我們的信心。盡管在疫情防控期間,我們做了大量的線上音樂會及網絡互動專欄,用電波傳遞信念,通過互聯網實現與音樂愛好者的會面,但這都與現場切身體會到的氛圍有所不同。網絡互通終究是虛擬的,相約線上的形態再多樣,也無法替代人與人之間面對面的情感交流?!?/span>

來源:音樂周報
藝術學理論中的音樂學切入點

藝術學作為一個獨立的學科門類,被國務院學位委員會于2011年提升了學科地位,這說明它在日益增長的藝術生活需求中的時代價值日益凸顯。在藝術學理論、音樂舞蹈學、戲劇與影視學、美術學、設計學等5個一級學科的發展中,升級后的各專業均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擴展。但在藝術學門類的百舸爭流中,原來在藝術學界活躍的音樂學者在藝術學理論探研之中反而弱勢了。我曾以《藝術學界緣何少有音樂學者的身影?》倡導音樂學者激流勇進,迎頭趕上,但并未提起學者們的興致,有些學校的藝術學理論建設反而更加退步了,這不能不引起重視。以我分析來看,無法找到好的切入點,可能是原因之一。切入點之一可從實證主義入手。目前所見的藝術學理論成果多以歷代經典的書畫、戲劇造像及其典籍等為主,所以,一些綜合性大學如北京大學、東南大學、武漢大學及美術學見長的美術學院、藝術學院等成為藝術學理論的領跑者。隨著于潤洋、錢仁康等綜合能力強的學者仙逝,音樂學院的發展態勢大幅度銳減。但實際上,音樂學領域也有大量的實物可用于實證主義研究之中,如樂舞圖像、樂譜、出土樂器、音樂典籍等,尤為可喜的是,這些史料多已出版,音樂學者們可以大展拳腳從此切入。實證主義本來也是音樂學研究的特長,只不過其研究的視角可能僅局限于本體之中,從而使其實證沒有擴展到藝術普遍性的層面。切入點之二可從理性辨析入手。目前所見的大量推理論證類的藝術學理論成果,也是多集中于上述三類院校,音樂學院鮮有學者參與。藝術學理論分為藝術理論、藝術史和藝術批評三方面研究視域,它們都非常注重理性辨析。音樂學者在音樂史、音樂批評乃至自身學科理論中有其優勢,但可能是為了更為深入研究緣故,側重本體技藝的分析,從而弱視或不顧旁支學科的交叉、綜合辨析,這與藝術學理論的理性辨析是不相符合的。但我想,音樂領域擁有著豐富音樂史料、成熟專業的發展、繁興的音樂演出及強大的評論隊伍,只要稍加變通,音樂學者就會在藝術學理論的理性辨析之路中發揮其潛在優勢。切入點之三可從宏觀視角入手。作為“普通藝術學”和“一般藝術學”的藝術學理論,注重從宏觀或整體上尋求研究對象的共性特征或一般意義的辨析(彭吉象語),而音樂學界一般都不屑于統而論之、大而化之的研究選題,其實是沒有看到這其中所掩藏著的深刻的根本問題和原則問題。宏觀、整體的研究可以更好地從這些普遍性中辨析出特殊性,運用藝術學理論切入到音樂學中是值得倡導的研究視角,再結合“歷史觀點”“美學觀點”相統一的原則,這樣的“大題”是可以駕馭并實現突破或創新視角的。中國音樂史料挖掘的方式及角度已經極為多樣,近年來興起的音樂考古學、音樂圖像學、音樂文獻學等具有交叉特點的學科,都可為音樂學宏觀、整體地切入藝術學理論提供新材料。切入點之四可從實踐辨析入手。藝術學理論注重藝術存在與社會意識的關系,注意社會基礎與思想理論的辯證統一關系,音樂學的廣泛社會群眾基礎和思想引領的高度,是其實踐基礎上理論辨析兩相結合的優勢所在。如:在2020年的抗擊疫情過程中,音樂學者們創作的優秀疫情歌曲也對戰“疫”功效發揮了突出作用,再加上音樂作品滲透能力優于其他藝術形式,其藝術存在的價值也就更為突出,社會意識的影響也就更加明顯??上У氖?,這些疫情歌曲及其演繹的社會基礎性貢獻并未在此后的思想理論辨析中得到進一步挖掘。由此來看,只有加強音樂實踐的辨析,才能凸顯音樂學在藝術學理論研究上的特點,才能發揮音樂學者在藝術學理論中的作用,才能進而凸顯他們在藝術學理論學科發展中的學術身份。藝術學理論大廈的建構需要音樂舞蹈學、戲劇與影視學、美術學、設計學等學科的協調發展,哪一方面跟不上,都會影響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藝術生活需求?!半x婁之明,公輸子之巧,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保ā睹献印るx婁上》)巧妙地找到好的切入口,會使音樂學者快速進入藝術學理論學科建構的整體之中,以各自的藝術規律,成就整體性藝術大廈之方圓。

來源:音樂周報
不忘初心 為黨頌歌

7月4日晚,“不忘初心 為黨頌歌”國家大劇院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9周年合唱音樂會在國家大劇院古典音樂頻道等網絡平臺同步直播。這是國家大劇院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9周年,策劃推出的“不忘初心 為黨頌歌”系列主題音樂會的第二場演出。本場音樂會邀請部分首都各界優秀共產黨員代表現場觀摩。與此同時,國家大劇院古典音樂頻道、快手與多家網絡媒體平臺進行線上同步直播,截止到4日24時,近3000萬觀眾在線觀看了本場音樂會。至此,“不忘初心 為黨頌歌”系列音樂會線上觀眾人數已近7000萬,創國家大劇院“聲如夏花”系列線上音樂會觀演人數歷史新高。當晚的音樂會,由國家大劇院戲劇演員隊演員趙嶺擔任主持人,音樂會在無限深情的混聲合唱《唱支山歌給黨聽》中拉開帷幕,國家大劇院合唱團在駐團指揮焦淼的帶領下,先后為現場及線上觀眾唱響17首頗具時代氣息的經典合唱作品。其中,《唱支山歌給黨聽》《黨啊,親愛的媽媽》《延邊人民愛毛主席》等,一段段耳熟能詳的旋律喚起激情燃燒的歲月,訴說中華兒女深深的家國情懷;《烏蘇里船歌》《歡樂的那達慕》《手挽手》描繪出赫哲族、蒙古族、哈薩克族人民的幸福生活;電影插曲《漁家姑娘在海邊》《絨花》跳動著清新質樸的音符,再現革命者轟轟烈烈的青春歲月;《不忘初心》《天耀中華》《在燦爛陽光下》道不盡人民對黨和祖國的濃濃深情。國家大劇院原創中國史詩歌劇《長征》選段“三月桃花心中開”“神圣的土地誰敢來侵犯”“祝愿你們翻過神山”,盡展革命前輩的英雄主義與浪漫主義精神。音樂會邀請了首都優秀黨員代表,他們對演出給予高度評價。來自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的李蕉副教授,在聽完整場音樂會后表示:“當歌唱家唱響那些崢嶸歲月,我深深地感到了作為一名共產黨人的驕傲與自豪。在百年之交的歷史節點,為黨頌歌,不僅僅是回顧,更是展望。為祖國培養社會主義的建設者和接班人,是高校共產黨員教師不可辜負的光榮使命,我們定將接續奮斗,奏響新的華彩樂章?!焙铣獔F的出色演繹,也令業內人士交口稱贊,音樂評論家陳立表示:“大劇院合唱團是中國最優秀的合唱團,擁有高超的合唱技巧,無論是音色的和諧、力度的和諧與音準的和諧;還是聲音的豐滿性、織體的豐富性、旋律的多樣性與表現力的多彩性,以及對不同時代、不同風格、不同形式作品演唱風格的把握,都以高水平的發揮予以完美的呈現,體現了中國合唱藝術的最高水準,讓觀眾在紅色的記憶中度過了一個令人難忘的夜晚?!?/span>

來源:音樂周報
畢業季,讓我們云端相聚

荷花飄香,夏蟬初鳴。在今年特殊的畢業季,不少音樂院校陸續舉行了別具一格的“云端”畢業典禮,給所有師生留下了難忘的印象。6月29日,“我們回憶美好的在學時光‘點亮人生’——中央音樂學院2020屆畢業典禮”在云端舉辦。典禮上,一支短片拉開了畢業典禮的序幕,短片《2020年中央音樂學院畢業紀念相冊——愛的記憶》,將過去幾年的回憶凝結成一張張照片,師生共同回憶那些曾經的美好時光。央音院長俞峰深情祝福2020屆畢業生:“因為疫情的原因,你們不能返校出現在典禮的現場,但是我仿佛看到座位席上就坐的你們……雖然今年無法一一為你們撥穗,但學校已經為你們量身定做了學位服,作為永久的紀念。并且今晚,全校的燈光將為你們點亮。中央音樂學院的光芒將永遠照耀你的前程,點亮你的人生!”作曲系主任郝維亞、指揮系主任陳琳、音樂學系主任安平等紛紛為畢業生熱情致辭。隨后,2020屆畢業生通過網絡傳達自己對學校的愛與思念。央音黨委副書記苗建華宣讀優秀畢業生名單;副院長秦文琛教授宣讀博士碩士學位授予決定,授予32名畢業研究生博士學位、238名畢業研究生碩士學位、344名普通本科畢業生學士學位、223名成人本科畢業生學士學位。畢業生家長代替學校領導為畢業生們完成了撥穗禮。線上畢業典禮的最后,2020全體畢業生云演奏、云合唱一曲《我愛你中國》。6月29日,上海音樂學院2020年畢業典禮暨學位授予儀式在上音歌劇院舉行,并同步在學習強國、人民網、央視頻、愛奇藝、新浪微博平臺進行線上直播。校領導徐旭、廖昌永、徐衛等,以及各院系主要負責人、教師代表、校友代表、家長代表,包括相關職能部門負責人等線上線下共同出席畢業典禮,一起見證727名上音2020屆學子開啟人生新征程的重要時刻。一段精心剪輯的開場視頻,共同回憶了畢業生同學們過去幾年的點點滴滴。全場齊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后,校長廖昌永致辭,他勉勵學子們一要放眼世界,為人類文化共同體的構建奉獻智慧和力量;二要厚植“為祖國而歌,為人民而歌”的家國情懷,發揚“人民至上”的社會主義文藝精神;三要珍惜韶華,志存高遠,為藝術能充分發揮其“載道”和“美育”的人文價值而努力。38名市優秀畢業生和120名校優秀畢業生獲得表彰,校領導為獲表彰畢業生代表頒發榮譽證書。上海音樂學院“云畢業季”共進行了近9小時的馬拉松直播,除了畢業典禮暨學位授予儀式,還包括“云上音”系部優秀作品展演、“成之惟艱,贏得未來”畢業歌晚會,共同見證了同學們洋溢在舞臺上、揮灑在校園里的最美青春。7月6日,中國音樂學院通過“云端”舉行2020屆畢業典禮。所有校領導、學位委員會委員、各二級教學單位負責人和教師代表現場出席典禮。這場“云端”畢業典禮通過中國音樂學院官網、央視頻、快手、新浪微博等平臺同步向全國播放。畢業典禮在莊嚴的國歌聲中拉開帷幕。中國音樂學院黨委書記王旭東宣讀《關于表彰中國音樂學院2020屆優秀畢業生的決定》,授予歐陽平方等18人2020屆北京市優秀畢業生稱號,授予蔡妙如等28人校級優秀畢業生稱號。校長王黎光宣讀《中國音樂學院學位評定委員會關于授予 2020年學士、碩士、博士學位的決定》,授予藝術學學士學位274人,博士、碩士學位227人。王黎光校長在畢業典禮上致辭,深情寄語2020屆畢業生。講話里他親切稱同學們為“國音寶寶”。他回顧了2016年以來,與“國音寶寶”相遇相知的難忘時光。同學們見證了學校日新月異的變化,也為學校事業的快速發展貢獻了愛心和智慧。值此離別之際,王黎光殷切囑托畢業生們,希望2020屆“國音寶寶”不辜負母校的期望,成為中國樂派的踐行者和傳承者,在今后的事業中走得更遠,成為國家之棟梁。

來源:音樂周報
簡訊

指揮家張國勇 張國勇父子 合演老肖經典 7月4日,“蘇聯往事音樂會”在杭州大劇院上演。這是張國勇、張櫓父子檔第三次與杭州愛樂樂團合作。本場音樂會以蘇聯作曲家肖斯塔科維奇的作品為主,分別上演《節日序曲》(作品96號),《c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作品35號),《d小調第五交響曲》(作品47號)。音樂會以氣勢磅礴的《節日序曲》開場,瞬間將觀眾帶入到那曾經轟轟烈烈的時代。輕松、歡快、朝氣、喜悅,所有美好的希冀和暢想都通過音符發散給聆聽者。隨后,青年鋼琴家張櫓與杭州愛樂樂團小號首席姚天浩登臺,在張國勇的指揮下,奏響了《c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雖說這是一首鋼琴協奏曲,但弦樂隊的編制之外,還增加了小號獨奏。張國勇宏大磅礴的指揮,引導著樂團在充滿舊世紀痕跡的樂符間綿延前進;張櫓的鋼琴彈奏出了“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古典靈動;小號的吹奏,好似一道沖破束縛的光,與鋼琴在音符間追逐、互動。音樂會下半場,張國勇指揮樂隊進入老肖的交響曲世界?!禿小調第五交響曲》又名《“革命”交響曲》,充滿了貝多芬的音樂張力。噠噠的馬蹄聲、鏗鏘的節奏,逐漸緊張的弦樂中突然響起低音提琴營造出的低沉,配合著管樂的激昂,漸次加入的打擊樂,所有高漲的音群疊次而上,觀眾的情緒隨著音樂而起伏。音樂會在鼓樂齊鳴中結尾,所有觀眾回以最熱烈的掌聲,給這個雨夜一個最精彩的結束。 張月琴 深交音樂季7月起回歸線下演出時隔半年,深圳交響樂團音樂會終于回歸線下演出。7月3日,深圳交響樂團2019/2020音樂季“一帶經典”系列之“青春綻放”音樂會在深圳音樂廳舉行?,F任中央民族樂團常任指揮、澳門中樂團音樂總監的指揮家劉沙,攜手鋼琴家袁芳,與深交合作演奏貝多芬《G大調第四鋼琴協奏曲》和充滿青春活力的普羅科菲耶夫《第七交響曲》?!禛大調第四鋼琴協奏曲》是貝多芬舒展其浪漫情懷的杰出作品之一,形象生動豐富、規模宏偉、構思嚴謹,可與他的交響曲媲美。演奏本曲的鋼琴家是留德雙專業博士、中央音樂學院副教授袁芳。她是奧地利國寶“貝森朵夫鋼琴”全球簽約藝術家,被德國媒體評價為“極富感染力的中國鋼琴家”。音樂會下半場是蘇聯作曲家普羅科菲耶夫《升c小調第七交響曲》,樂曲通俗易懂,親切感人,受到廣泛歡迎。作品蘊含著清新、和暖的氣質,洋溢著朝氣蓬勃、奮發向上的激情,令聞者心靈振奮,深受鼓舞。

來源:音樂周報
“社交距離”讓重啟現場舉步維艱

英國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 倫敦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西蒙·拉特與哈雷樂團音樂總監埃爾德日前在英國《衛報》發表公開信,闡述了他們對于英國古典音樂界的深刻擔憂:許多藝術機構正處于崩潰的邊緣,懇切希望政府能夠出臺扶持藝術機構的措施,讓英國音樂界盡快重返樂壇,否則這些機構和交響樂團可能無法生存。 近70%英國劇院面臨永久關閉據英國多家媒體披露,在過去的幾個月里,英國的表演藝術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嚴重打擊。英國皇家歌劇院首席執行官阿歷克斯·彼爾德警告說,以英國皇家歌劇院目前的資金儲備,根本熬不過這個秋季。目前,他正在協調相關機構的領導如倫敦市政府領導,商議出臺緊急恢復計劃,以便盡快讓倫敦藝術表演機構恢復運作。目前,他們急需政府投入至少3億英鎊,來重振演出行業。所謂的“社交距離”規定,無疑成為劇院恢復運作的巨大障礙之一。倫敦最大的幾家音樂場館也相繼發出求救信號:英國皇家歌劇院院長彼爾德和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的代表都表示,兩家場館無法在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重新向公眾開放。阿爾伯特音樂廳的代表說,在目前的財政情況下,阿爾伯特只能撐到明年4月。對于現在的困境,彼爾德非常擔憂。他說:“如果沒有政府的進一步支持,我們的劇院將會關閉,藝術將會萎縮,一代人才可能會被歷史遺忘。在這樣逆境中,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藝術來激勵我們,表達我們的共同心聲?!眰惗赝衲獱栆魳窂d總經理也表示,如果沒有政府的進一步幫助,英國近70%的劇院將面臨永久關閉。同樣,威格莫爾音樂廳以目前的資金儲備,也維持不過秋天。保持社交距離讓藝術家為難解封雖然讓歐洲的許多音樂廳都有了重新開放的跡象,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人們都不可能回到疫情之前的常態。一些演出團體開始陸續舉辦公開音樂會演出,但他們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沒有觀眾或者觀眾很少的尷尬局面。保持社交距離的規定,讓歌劇表演藝術家們在舞臺上很難進行有效的表演互動。女高音麗貝卡·拉什利(Rebecca Rashleigh)最近在接受《時代》雜志采訪時就表示:“那種感覺幾乎就像是表演獨唱音樂會。你作為表演者還必須努力讓表演看上去顯得有趣。你必須創造性地思考:如何在不進行身體接觸的情況下進行互動?!苯衲甑牧_西尼歌劇節將于8月8日至20日在佩扎羅海岸舉行。由于人們擔心漂浮在空氣中的病毒會威脅到藝術家和觀眾的健康,歌劇節決定將管弦樂隊安排在劇院的前排座位上演奏,而觀眾全部限制在大廳的包廂里。說白了,還是為了保持社交距離。俄羅斯標志性的莫斯科大劇院宣布將于9月重新開放。莫斯科大劇院總經理弗拉基米爾·烏林表示,按照“樂觀的設想”,劇院將在7月底重新安排劇院排練。演出時觀眾必須戴口罩,在舞臺上進行芭蕾表演的演員們也需遵守類似的社交距離規則。不知道沒有肢體接觸,藝術家們將如何解決表演互動的問題。目前,意大利政府規定了公共演出場所必須滿足的條件。從6月中旬開始重啟的意大利音樂廳必須與其他公共場館一樣,以預訂座位的方式訂票。觀眾以及工作人員之間的距離都至少為一米,并需戴上口罩和其他個人防護裝備。允許最多1千人參加戶外活動,允許最多200人參加室內表演。保持社交距離的規定,將上百人的大型交響樂團、合唱團和全編制的歌劇演出擋在了劇院之外?,F場表演需要觀眾在英國倫敦,盡管音樂廳遵循與劇院相同的指導原則,但整個6月,倫敦幾乎沒有一場現場音樂會是在有現場觀眾的情況下舉辦的。為了讓現場音樂會能夠有觀眾加入,很多人將視角轉向了一些開放性公共場所如體育館、免費停車場等地。英國國家歌劇院是第一個利用免費停車場來舉辦歌劇表演的單位。這樣,觀眾可以以家庭為單元驅車前往,觀看歌劇的時候,也可以在自己的車輛內保持安全距離。演出將于9月的前三周在倫敦北部的亞歷山德拉宮舉行,內容包括90分鐘的普契尼的《波西米亞人》和一個小時的莫扎特的《魔笛》。根據英國國家歌劇院斯圖爾特·墨菲的說法,免費停車場允許300輛車進入場地,摩托車和自行車也可以參加。通過敞開的窗戶,觀眾可以觀看在特別搭建的舞臺上演出的歌劇。但所有歌唱家和音樂家都必須保持一定的社交距離。6月13日,英國皇家歌劇院在考文特花園(戶外開放空間)舉行了解封以來的首場現場音樂會。倫敦莫扎特樂團的樂手們還與古典調頻樂團合作,在音樂廳外舉辦了一系列保持社交距離的室內音樂會。但從長遠來看,在沒有購票觀眾的情況下進行現場表演在經濟上是行不通的。彼爾德在接受《衛報》采訪時表示,即使一米的規則取代了目前要求的兩米距離,也不是一個正常的可持續的商業模式。歐洲國家的古典音樂表演院團有80%是來自政府撥款,而英國的表演院團能夠獲得的政府資助僅為20%。因此,獲得政府的財政資助并重啟現場演出,成為英國大多數劇院和音樂場所最迫切的任務。 正當倫敦的劇院領導人忙于跟與政府交涉尋求財政救助之時,音樂劇制作人卡梅隆·麥金托什又宣布一個令人悲觀的消息:著名的音樂劇目如《悲慘世界》《歡樂滿人間》《漢密爾頓》和《歌劇魅影》,將不會在2021年前重返倫敦西區。倫敦也將成為歐洲最后一個重啟現場演出的國家。本報記者 李瑾/編譯

來源:音樂周報
英國選手奪冠馬勒指揮大賽

7月5日,2020(第六屆)馬勒指揮大賽決賽在德國班貝格舉行。決賽當晚公布了比賽最終結果:英國選手芬尼根·唐尼·迪爾獲得冠軍,德國選手托馬斯·榮格獲亞軍,中國香港選手吳懷世、英國選手哈里·奧格、奧地利選手凱瑟琳娜·溫科爾并列季軍。5月26日,德國巴伐利亞州政府的防疫新規定公布后,馬勒指揮大賽主辦方即公布了恢復舉辦賽事的決定,并在聲明中表示:“我們會全力與政府合作,確保每一位參賽者的健康和安全?!瘪R勒指揮大賽現已發展成國際知名的指揮大賽,歷屆獲獎者包括委內瑞拉的古斯塔沃·杜達梅爾、以色列的拉哈夫·沙尼、新加坡的黃佳俊等。

來源:音樂周報
疫情時停擺的學校藝術社團

疫情期間北京匯文中學的老師們在給合唱團上直播課。 “孩子們經常追著我問,‘老師,什么時候能排練?’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確實是沒辦法?!北本﹨R文中學金帆合唱團指揮、音樂教師郭遠說起合唱團學生對現場排練的渴望,聲音都有些哽咽了。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穩步得到控制,全國各地的學校在5月左右陸續復課,但出于安全考慮,大部分學校的藝術社團并未恢復活動。6月北京疫情反復,藝術社團重啟的時間更是再次成為未知數。 現場停擺 線上維持“疫情發生后,因為學校停課,藝術社團的活動也停止了?!碧旖蚴袨I海新區上海道小學音樂教師王薇薇說,雖然天津的學校在5月份復課了,但教育部門和學校的重心主要還是在防疫上,要幫助孩子們恢復正常學習狀態,解決疫情對孩子們學習、心理造成的問題??紤]到孩子們戴著口罩無法唱歌或吹奏樂器,藝術社團也就一直停擺,老師們只在社團的微信群里發布學習的音像資料,進行線上輔導,讓學生用打卡的方式進行回課。北京各個學校的藝術社團,現場排練也處于完全停擺的狀態,但不少社團都在堅持線上訓練,尤其是具有金帆稱號的藝術團,師生都在努力保持訓練狀態。郭遠說,學校的金帆合唱團,包括學校的朗誦團、話劇團,寒假集訓改成網絡授課的形式,老師在線示范作品難點部分的演唱。老師講解后在微信群給學生發不同聲部的示范唱,學生通過自己的學習,按照要求把回課內容發回老師的微信上,老師們再分別給孩子進行講解。3月,北京匯文金帆合唱團全團63個孩子和團里的指導老師一起完成了一首云合唱《愛的奉獻》。除此之外,合唱團還組織骨干團員參與抗“疫”歌曲的創作,推出了十多首由學生創作的抗“疫”作品,郭遠自己也創作了兩首。他說,疫情期間,藝術社團的師生們都在盡自己的力量堅持,但最根本的問題還是排練問題沒辦法解決。前段時間復課,因為種種原因現場排練還在推遲,團員們都等待著。沒成想疫情反復,排練沒有恢復又再次停課了,緊接著又是暑假,如何進行排練,仍是一個問題。推進艱難 發展受限從寒假集訓,到新學期的專業訓練課,再到樂團畢業生的畢業典禮都只能依靠線上的方式進行,北京市第一零九中學金帆管樂團主任羅彬彬談到接下來的暑假集訓,表示還要看最近發放給家長和學生的“云問卷”結果。之前線上訓練的哪些方式可以保持,哪些地方需要改進,需要聽取學生及家長的意見。她說,線上方式與現場有不同,效果也有差別,學生和家長有一些意見和看法很難免,這需要大家一起溝通解決。相對于器樂社團,合唱團現場訓練停擺的影響似乎更大。郭遠表示,聲樂的學習是抽象的,直觀感受聲音的變化,運用腔體的感覺等都是現場教學才能體會的。對于合唱排練,聲音的現場效果很重要。在自己所在的班級合唱教研課題組,王薇薇收集到老師們的各種反饋:“疫情對學校合唱團影響挺大的,不能現場排練,合唱聲部配合無法同步進行,合唱音色融合無法真正從聽覺上體現?!薄爸暗木W絡回課,孩子們的學習狀態不能保證,出現過后期回課越來越少的現象。復課后發現孩子們的狀態和水平都有退步,在不能上社團課的情況下,只能是音樂課上給孩子們做聲音上的簡單糾正,沒辦法對整體聲音進行細致調整和提高?!背司S持社團藝術水準而遇到的專業問題,受疫情影響的學校藝術社團還都面臨著如何發展的問題——線下無法相聚,團員的新老更替、梯隊建設受到影響,以往老隊員可以對新隊員進行幫扶、“以老帶新”,現在沒有機會了。此外,還有老團員畢業升學、新團員無法線下招新,尤其是金帆藝術團對團員的數量質量都有一定要求,致使學校藝術社團的維系面臨困難,這些都是老師們擔憂的問題。 期待疫情退去重啟時去年專門委約作曲家創作兩首曲目,排練也進行到一定階段,走上舞臺的腳步卻被疫情按下了暫停鍵,郭遠和北京匯文中學金帆合唱團的孩子們都有失落。今年北京市級區級的比賽和展示都已暫停了,國際性的合唱賽事活動今后什么時候能啟動、還能不能再有也還未知?!皩W校的防疫級別更高,考慮到師生健康,即便社會藝術社團可以恢復了,學校藝術社團放開的腳步肯定要比外面慢得多?!惫h說,“不能線下排練,孩子們也比較失落,學習生活少了特別有趣的內容?,F階段我們沒辦法做什么,但對于未來我們還是充滿期待?!睂τ趯W校和相關教育部門而言,目前防疫與解決相應問題仍是第一位的,學校藝術社團的發展問題可能還沒有更多的人力物力去兼顧。疫情退去才是解決一切問題的關鍵,在這個階段,堅持做好自己能做的、保持信心與期待,是師生家長,也是我們所有人能做的。

來源:音樂周報

1 2 3 50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