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周報

2020上海夏季音樂節如期開啟

7月20日晚,指揮家余隆執棒上海交響樂團演繹了西貝柳斯的《圖翁內拉的天鵝》《憂郁圓舞曲》、斯特拉文斯基《火鳥》組曲,并攜手龔琳娜帶來老鑼的《靜夜思》《山鬼》《忐忑》三首歌曲,以交響樂與新民樂的“混搭”風開啟了為期十天的“上海醫藥邀您共享·2020上海夏季音樂節”。音樂會開始前,上海夏季音樂節藝術總監、音樂節發起人余隆,面對間隔而坐的現場觀眾感言道:“非常開心今年的夏季音樂節能夠如期舉行,這也是疫情下全國第一個舉辦的音樂節。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時期,看到這么多的音樂愛好者前來聆聽這場開幕音樂會,除了感謝所有的支持者,還要感謝我們的演奏員。感謝大家支持我們,支持我們的音樂,我們將為大家極力奉獻最好的音樂作品?!保ㄔ斠夾6) 上海交響樂團/供圖

來源:音樂周報
《小白船》PTSD? 兒歌何以成為“陰樂”

陰樂?是個創意不賴的熱詞。顯然,送葬曲、安魂曲、哀樂,均不能涵蓋“陰樂”的意思,這個新詞有其獨特的意義??墒莾焊璩蔀椤瓣帢贰?,實在匪夷所思。這事是由一出網劇《隱秘的角落》而起:劇中使用了耳熟能詳的兒歌《小白船》(朝鮮音樂家尹克榮詞曲),每當兒歌的畫外音出現,必定有極端恐怖劇情。因此,這個旋律就成為劇情的一部分,成為慘劇發生預兆,成為行兇、殺戮的一部分。很多人說看完該劇,以后再遇見這首兒歌,連同“一起爬山嗎”“我還有機會嗎”這樣的疑問句,都會產生心理恐懼,還產生了一個專有名詞“《小白船》PTSD”(創傷后應激障礙)。如果這是一出熱播劇的商業宣傳或者劇迷們的調侃也就罷了,但當人們逐漸在大眾語境中將《小白船》作為“陰樂”文化符號來使用,甚至在孩子們的語言環境中也渲染這個兒歌的恐怖意味——有媽媽居然不準家人在孩子面前唱《小白船》——那就應該警醒一下了。假如《小白船》帶來的美好被撕毀,受害者可不僅僅是這部無辜的作品,更是文化價值的本末倒置。報載消息說,該劇主演在參加電視娛樂節目時要唱這首歌,在場娛樂明星們紛紛表示全身起雞皮疙瘩——這節目效果營造得夠可以。曾經那么純粹的歌曲,在一個夏季里通過一部劇集活生生變成了“恐怖童謠”,弄得全社會像防范新冠肺炎那樣防范它,也是破天荒的事情了。雖不看劇,但可以想見,得“《小白船》PTSD”癥的人不是強迫性矯情,就是入戲太深了。同時也說明創作者的藝術手段高明,對這首音樂作品的運用成功且深入人心。離開劇情來談談兒歌。有文章介紹這部作品時說,詞曲作者寫的實質上就是一首安魂曲。不過,按筆者幾十年的哼唱和細細體味,詞曲(如果歌詞的中文翻譯是忠實于原作的話)看(聽)不出絲毫哀傷和陰郁的意味,更沒有安魂和詭異的氣氛。有的是清純、陽光和美好的想象,音樂調性明確明朗,節奏規整,搖曳生動。小白船、銀河、桂花樹、晨星、燈塔,多么充滿童真和綺麗的想象啊,就算那“飄向西天”的“西天”,也不能做死亡講吧?那將是多么違和。倘若如此,徐志摩那著名的“作別西天的云彩”,是不是也很恐怖?我們都有感受,那是美醉了的詩句。即使《小白船》的作者確實是由于對故去親人懷念而創作,也不能簡單認為是安魂曲,跟“恐怖”是天淵之差。我相信,《小白船》只是一部劇集帶來的話題,劇作采用一段童謠有偶然性。要么是創作者的一種音樂記憶和情結,要么是劇中主人公的時代性文化符號。歌曲不是為戲劇而做,這種創作僅僅是一種二度的創編和嫁接,藝術手法而已,藝術表現功能上沒有必然的對應關系(劇中的其他配樂與劇情關系不在本文討論范疇)。歌曲雖然由主角唱出,但與劇情和主人公的人格也不是不能分離的水乳交融關系?!缎“状冯h永的旋律和歌曲的獨立美,也絕沒有個別創作者所宣稱和理解的“既有童話的一面,也有很殘酷的東西”。更何況,這首兒歌流行一個世紀以來,所確立的審美品格不依附任何場景而存在,不能以個別的理解和偶然性而推演出這個童謠中具有可怕的結構元素。就藝術生命而言,人們對這部劇的淡忘一定比這首歌來得快,甚至不是一個量級。就好像納粹時期法西斯主義者對莫扎特、貝多芬、瓦格納、布魯克納的音樂加以利用,但離開了那個特定的狹隘情景,誰還能從以上諸公的音樂中找到反猶的精神實質?《小白船》已經在中國傳唱近百年,不特別提醒,很多人都誤以為它是中國本地童謠,編入音樂課本之后,更成為多少代人的兒時記憶。兒歌(或者說兒時的音樂教育)對人一生的影響非常大,怎么強調都不過分。于低齡兒童而言,聲音的美感是可以塑造他的基本人格的。如果沒有聆聽過兒歌、搖籃曲,長輩的呢喃細語,很難想象孩子以后能學會美好的表達。更難想象的是,如果近百年來沒有《送別》《讓我們蕩起雙槳》《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月光光》和《月兒明》(搖籃曲)等這些歌聲陪伴人們的兒童時光,那該是多么乏味、單調的生活色彩啊?!缎“状藩q如陽光雨露,不論如何也不應成為童年陰影,變成“陰樂”。據悉,陸續有懸疑劇驚悚劇癡迷者用經典兒歌做文章,有意無意地制造和發現“恐怖童謠”似乎開始成為一個商業賣點。如是,曾經被這些美妙歌聲滋養了幾十年的幾代大小兒童們,將情何以堪!

來源:音樂周報
音樂欣賞課≠聽音樂

“音樂欣賞課,當然就是聽音樂啦!”這是很多人都持有的觀念。然而音樂欣賞課并不只是“聽音樂”。不同階段的音樂欣賞課有不同的音樂欣賞方式,同一階段的音樂欣賞課面對不同教學對象或為了不同教學目標也有不同的音樂欣賞方式。即便是面對同樣的對象為了同樣的目標,同一階段的音樂欣賞課也可以有不同的欣賞方式可供選擇。音樂欣賞是一套組合拳,遠不是只有“聽”一個動作。比如律動。音樂具有律動,人們在聽音樂時身體輔以律動更能感受到音樂的搖擺、起伏和層次等。瑞士音樂教育家達爾克羅茲因而開發出音樂的“體態律動教學法”,讓學生跟隨音樂的節奏、速度、力度來“走動”,根據音樂的旋律、音色、感情、句讀等來做出相應的各種幅度、力度和姿勢的動作。這樣既有助于學生全面體驗音樂,又能訓練樂感和提高音樂表現力。比如視唱。音樂課很重要的一個作用是幫助學生掌握“識譜”這個重要的音樂技能,那么在音樂欣賞課的時候也要有機融入視唱內容。學生視唱過所要欣賞的音樂作品的樂譜后會對曲式更為熟悉、對樂句更有感觸,也讓音樂欣賞行為更為多樣。音樂素質較好的班級還可以進行多聲部視唱,來培養學生的多聲部觀念、鍛煉學生的合作能力。比如“指揮”。指揮是樂隊的領袖,需要極高的音樂素養,所以這里的“指揮”并不是真正的指揮而更像是音樂游戲,或者說是另一種律動形式。在播放音樂時,我們可以模仿指揮家的動作來“指揮”這支“虛擬樂隊”,來主動傳達音樂情緒,提示音樂表演,根據音樂做出快慢、強弱等音樂處理等。做到這一點其實很容易。前些年廣為宣傳的“指揮家”舟舟當然并不是真正的指揮家,但也告訴我們模仿樂隊指揮表面動作的難度并不大。比如“音樂表演”。這里的音樂表演主要是指虛擬的音樂表演,即以夸張的表情和形體來模擬所聽音樂的演奏或演唱的動作,或者根據音樂情緒編排一些戲劇片段加以表演——比如引導學生把《兩只老虎》《彼得與狼》等作品所蘊含的戲劇內容當眾表演出來。當然,學生能有真實的音樂演奏或演唱行為更好,因為學生在此過程中必須與自己發出的聲音對話,調適這些聲音,賦予這些聲音以靈魂。學生的音樂表演行為(唱、奏、舞等)可以使音樂感受、記憶、理解等發生質的變化,可以使音樂能力更為完善和穩固。比如涂鴉。在音樂欣賞時,還可以讓學生信手畫出自己所聽音樂的線條、形狀、色彩等。這么做不僅可以加強對音樂的記憶和理解,更重要的是還能開發想象力、溝通視聽感官之間的聯系。以上行為都并沒有離開聽,而是以更為豐富的方式來優化聽的效果。另外,我們還可以設置“閉眼聽”的環節,這時候我們的聽覺會更敏銳、更能感受到音樂的細節和多聲部呈現,頭腦中也更容易涌現出音樂的生動視覺形象。自然,在音樂欣賞課中還不能缺少導賞。為了達到更好的欣賞效果,教師必須具備較高的音樂素養和教育素養,根據學生實際情況來分析音樂、講解作品的形式表達和精神涵義,引導學生更好地感受和理解音樂??傊?,音樂欣賞課并不是簡單的“聽音樂”,對于教師來說更不是粗暴的“放音樂”,而是有門檻、有方法、有竅門的高級活動。它并不是下意識的聽,而是積極的聽;不是漫無邊際的聽,而是有設計的聽;不是單一行動的聽,而是豐富行動的聽。最重要的是,音樂欣賞課和其他課程一樣要變“課程中心”為“學生發展中心”,啟發學生交替進行各種不同形式的音樂欣賞活動來避免注意力和音樂知覺陷入遲鈍。音樂欣賞課的目的是發展學生通過音樂來感受幸福的能力,為了這個目的,音樂欣賞課則必須變教材導向為效果導向,必須變照本宣科為更具創意的欣賞行為,必須變純粹的“聽”為豐富的“教-學”行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還要注意:把音樂理論或技能要素引入音樂欣賞課時,不應阻礙學生(尤其是兒童和小學生)對音樂的激情反應,而要發展他們對音樂的綜合知覺以及他們對音樂印象的綜合反應。

來源:音樂周報
武漢重啟音樂生活

7月1日,武漢市15個城區疫情零報告,湖北省首次出現8個“零”,新增確診病例等8個指標全部歸零。這意味著在防疫常態化的情況下,武漢的文化藝術活動可以有序進行了。在與觀眾闊別166天后,琴臺音樂廳7月3日率先迎來首批觀眾,他們是這座城市的保護者——戰“疫”一線的醫務人員。武漢愛樂樂團團長張守忠說,知道能重新與觀眾見面的消息時,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在第一場演出中演奏《英雄交響曲》,“致敬每一位默默無聞的英雄,更是感謝來自全國的支持?!? 7月3日,琴臺音樂廳,指揮家劉鵬執棒武漢愛樂樂團以一場公益音樂會向英雄致敬。 最美音樂送給最美的人7月3日晚,龍鼎和妻子桂韻帶著女兒早早來到琴臺音樂廳,這是一家三口久違的家庭集體出行。龍鼎是武漢市中心醫院ICU的醫生,桂韻是心胸外科主管護師。疫情期間,龍鼎先后在武漢市中心醫院、武漢市肺科醫院、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參與救治危重病人,他和同事們一起從死神手里搶救回十余名病?;颊叩纳?。桂韻是中心醫院心胸外科主管護師,疫情期間也一直堅守在一線,為了家人的安全,一家三口住在三個地方,三四個月里幾乎沒見面。龍鼎感慨:“回到平安平淡的生活里看一場音樂會,好心安?!薄罢執崆皽蕚浜醚莩銎?、身份證,掃描出示健康碼?!毖莩鲩_始前一小時,琴臺音樂廳開始為首批觀眾檢票。疫情過后出于防控的需要,觀眾先要掃描健康碼,然后接受手持測溫儀測溫、紅外線人像測溫、額紋測溫、手腕測溫后方可進入劇院。與久違了的觀眾見面,武漢愛樂樂團很重視,從6月30日開始排練。此前樂團雖然在琴臺音樂廳里舉辦過四場線上音樂會,但每場演出只有小范圍的樂手參加。而7月3日的演出除了兩名外籍樂手還未歸隊,全團80多位樂手又能聚在一起共同演出了。樂團首席李嘉說:“雖然疫情期間同事們通過微信互相關心、聊天,但和見面還是不一樣??吹酱蠹叶歼€好好的,很激動。見到熟悉的同事,大家擁抱、握手、打招呼,一起說說笑笑,突然覺得心里暖暖的?!痹缭谖錆h解封之前,武漢琴臺大劇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文平就下定決心,等到旗下的琴臺大劇院和琴臺音樂廳可以重新演出時,第一個系列演出一定要獻給守護這座城市的一線抗“疫”工作者們。在7月1日武漢符合線下演出標準后,琴臺音樂廳立刻發布7月3日至18日7場公益音樂會的演出內容,武漢愛樂樂團、湖北交響樂團、武漢音樂學院等本地專業院團院校紛紛加入公益演出季,把最美的音樂送給醫護人員、環衛工人、商超保供團隊和志愿者。除了交響樂、室內樂、抗“疫”歌曲音樂會,此次公益演出季還為抗“疫”英雄們準備了一場放松音樂會,邀請武漢歌手勵娜演唱鄧麗君的經典歌曲,用溫暖的歌聲撫慰觀眾的心。這還是琴臺音樂廳自2009年9月開業以來,首次舉行流行音樂會。為了確保演出效果,劇院反復調試話筒、聲音等細節,只為還原最美妙的聲音。持續數月的守護與等待時間回到1月的武漢。1月20日,琴臺音樂廳對外發出公告,取消春節期間的所有演出;武漢愛樂樂團也陸續取消了上半年的40多場演出……武漢一夜之間按下了暫停鍵。37歲的周登濤是武漢琴臺音樂廳的保安部經理,就在1月21日上午,他剛剛排完春節值班表。想到自己再過兩天就可以開車回孝感老家過年,周登濤心里很高興。他和父親都在外地工作,每年只有春節才能見上一面。沒想到當天下午,周登濤在工作群中看到:劇院決定春節期間取消輪休制,由固定人員留守劇院。作為保安部負責人,周登濤一點沒猶豫就報了名。因為部分設備的監管必須有人負責,最終劇院挑選了身體素質好、年輕的8名保衛處人員和兩位工程部技術人員留守劇院,并配備了兩名廚師,確保留守人員的飲食。第二天,周登濤到劇院附近的藥店采購了口罩、消毒水和酒精。在他的印象中,當時街道上人來人往,到處都彌漫著過年的喜氣氛圍。沒想到,1月23日零點武漢就封城了。留下來的10個人分成三班倒,確保劇院的水電、劇院運營系統等方面的安全。直到武漢解封,周登濤、陳浩、騰翔等10人守護這座劇院整整76天。而武漢愛樂樂團春節前的最后一場演出是1月18日晚的管風琴與交響樂團新春音樂會。樂團首席李嘉的丈夫是一名警察,武漢封城之后,丈夫每天去一線執勤,為了家人的安全,大部分時間他都住在單位里。李嘉作為黨員和樂團黨支部書記,從2月初開始下沉到社區,負責入戶測體溫、上門登記居民所需藥物、分菜、送菜等工作。每天她都要穿著防護服工作近10個小時。疫情期間,除了白天去社區工作,晚上回到家后,李嘉還要擠時間練琴、錄制樂團的云視頻,并且參與琴臺音樂廳的公益直播。疫情期間,最讓王文平印象深刻的是2月的一天,他接到北京央華時代文化有限公司創始人王可然的電話,電話那頭的王可然對他說:“疫情期間,我們公司的劇目都可以免費提供給你們使用?!眰涫苡^眾喜愛的戲劇《北京人》《新原野》《海鷗》《又一個黎明》,以及安瑞娜·德姆斯金歌劇秀等都可以在線觀看。之后,王文平收到很多國內外樂團、院團、藝術家的關心、問候,大家都愿意為地處武漢的文藝據點貢獻自己的力量。從2月中旬開始,琴臺音樂廳推出了公益藝術課堂、云音樂會等線上活動,不僅湖北省內的多個院團藝術家、武漢音樂學院的老師們積極參與進來,龔琳娜、石倚潔等歌唱家也加入到琴臺音樂廳的直播。3月21日,無疫情小區的居民可憑湖北健康“綠碼”出小區活動時,王文平最想去的地方就是琴臺音樂廳,他“想去看看留守劇院的十幾位兄弟”。他和愛人在家里包了整整一個下午的餃子,家里能裝餃子的容器都裝滿了,帶去給兄弟們吃?!斑@是疫情期間頭回吃到餃子,牛肉芹菜餡兒的,餡兒特大?!敝艿菨浀煤芮宄?,在留守劇院期間,大家每天吃的主食不是米飯就是面條,“能吃到熱騰騰的餃子太幸福啦?!?月8日零點,武漢終于解封。長江兩畔燈火通明,向英雄的城市、英雄的人民致敬。琴臺大劇院和琴臺音樂廳也早早將燈光亮起,劇院門口的噴泉跳起動人的舞蹈。8日上午,在音樂廳前的廣場上,20多名劇院骨干力量彼此間隔1至2米,圍成一個圓圈,開了一場“圓圈會議”,大家討論的就是獻給英雄們的公益演出季。用更多好演出回饋觀眾疫情期間,琴臺大劇院、琴臺音樂廳取消演出超過200多場。原本2020年已經服役十余載的琴臺大劇院要進行升級改造,這是琴臺大劇院自開業以來的首次大規模升級改造,預計9月將以嶄新面貌與觀眾見面。琴臺音樂廳7月首個公益演出季結束后,“打開藝術之門”演出已開票,8月將有18場演出和小觀眾見面。作為劇院恢復演出后的首個面向觀眾的付費系列演出,一層票價統一為50元,二層票價30元,最高票價僅為歷年最高票價的一半。同時,琴臺音樂廳也正在策劃第二個公益演出系列,在7月下旬至8月間舉行。所有演出都走出劇院,到醫院、社區,用最貼近百姓生活的藝術形式給大家帶去歡樂。目前琴臺方面已與中央芭蕾舞團達成合作意愿,原本看一場《紅色娘子軍》,一層基本定價為680元、880元,而今年武漢觀眾有望花200元左右就可以在一層觀看這部經典舞劇。屆時,中芭還將在武漢通過其他線下活動與喜歡芭蕾舞的愛好者們交流。去年,在武漢的大街小巷都能看到《獅子王》的巨幅海報。百老匯原版音樂劇《獅子王》原定于2月19日至4月19日在琴臺大劇院上演,由于疫情而不得不推遲。王文平說:“《獅子王》是延期,不是取消。我們和演出團方進行了長達5個月的溝通,他們表示,如果2021年南美洲的演出無法成行,將優先考慮來中國,2022年的檔期也將優先選擇中國?!薄丢{子王》中國運營方也表示:“不論中國演出何時進行,武漢仍將是首演站?!鼻倥_大劇院、琴臺音樂廳的管理方——中國保利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念沙則專門致信武漢市民朋友:“武漢正在邁入正軌,文化行業也正在復蘇,邀請藝術家們和市民朋友們用音樂共同重啟武漢,以一種儀式感來見證這榮耀時刻。我們希望以音樂點亮城市,喚醒城市之光?!彼瑫r提到,未來隨著全球疫情的好轉,保利集團將繼續為武漢引進國內外知名藝術團體和多種類的藝術形態,繁榮武漢文化市場,為武漢市民帶來最頂級的藝術盛宴。疫情過后,武漢愛樂樂團藝術家通過線上直播與觀眾溝通的方式繼續保留。李嘉正在積極準備她的下一次直播,8月4日將通過抖音與觀眾聊聊怎樣用音樂講故事。同時,樂團下半年將逐漸增加線下音樂會的數量。目前劇院單場演出上座率不能超30%,王文平最期盼的就是可以早日提高劇場的上座率。而周登濤和另外8位劇場的工作人員,又組成了抗洪小分隊守護在漢江段艾家嘴閘口,輪班24小時守堤巡查,確保堤壩安全。

來源:音樂周報
連接世界 致敬經典

余隆在廣交19/20樂季閉幕式音樂會演出貝多芬《第三交響曲“英雄”》和拉赫瑪尼諾夫《第二鋼琴協奏曲》,分別是他1994年首次執棒廣交和2003年就任廣交音樂總監首場音樂會的曲目。 廣交音樂總監余?。ㄓ?)和團長陳擎(左2)及星海音樂廳副主任王冬云(右2)在新樂季發布會上介紹相關情況。 廣州交響樂團在7月18日舉行的19/20音樂季閉幕式音樂會當天,正式對外發布了20/21音樂季節目安排,成為中國內地首個發布20/21樂季的樂團。對于刻骨銘心的2020年和即將開始的20/21音樂季,“連接”和“致敬”是兩個關鍵詞?;诜酪叩男枰?,廣州交響樂團取消了2020年2月至5月的所有現場音樂會和活動,把部分音樂會延期至7月、8月或9月之后的20/21樂季。由此,19/20樂季到20/21樂季實際變成了無縫連接。從今年9月6日的開幕音樂會到明年7月16日的閉幕音樂會,廣州交響樂團將在20/21樂季中游走于交響音樂會、戲劇、芭蕾舞劇、爵士樂等多個領域,攜手大眾致敬經典,在樂季音樂會、節日音樂會、“周日音樂下午茶”、特別制作、特別項目、“走進交響樂·相約音樂廳”免費教育普及音樂會、“樂聚星期三”和外展項目等眾多細分演出板塊、超過35套演出節目中,展示全能樂團的多面氣質。 轉場123天線上轉到新樂季現場新冠肺炎疫情帶給世界的影響顯而易見,首先是世界樂壇的全面停擺。在2月3日宣布停演的同時,廣州交響樂團宣布推出“線上音樂季”,從2月4日起直至可恢復現場演出的這段時間,每天提供樂團音樂會實況錄音給大家免費在線收聽。音樂家雖然無法在一線抗“疫”,但音樂可以,因為音樂能連接大眾、撫慰心靈、鼓舞斗志、展示希望。這個誕生于特殊時期的“線上音樂季”在創世界紀錄的連續更新內容123天后,于疫情后恢復的首場售票音樂會演出當天(6月7日)告一段落。而在前兩天的6月5日,廣州交響樂團已由音樂總監余隆執棒,以一場“向最美逆行者致敬”的音樂會,拉開了樂團以及演出主場星海音樂廳的復演序幕。在“線上音樂季”的123天里,聽眾收聽到廣州交響樂團豐富的歷史音樂會錄音中的精選內容,包括過去20年中32位指揮家及33位獨奏/歌唱嘉賓與樂團合作演出的93部中外音樂作品,其中還有不少首次公開的歷史錄音。此外,樂團在這段時間與多家機構合作制作(或由樂團提供內容)的線上音樂傳播內容,收聽(收看)量也突破了1億人次。在中國疫情總體可控之時,音樂連接大眾的主陣地也從線上回到現場。由音樂總監余隆攜廣州交響樂團即將呈現的20/21樂季,除了多場由余隆總監和常任指揮景煥執棒的音樂會之外,還聯袂勞倫斯·福斯特、約翰·尼爾森、邁克爾·斯特恩、漢斯約里·謝倫伯格和首次合作的長野健、瓦西里·辛奈斯基、克里斯蒂安·齊默爾曼、貝特朗·沙馬尤、奧爾加·佩列佳特科等國際音樂名家,以及響應中國音樂家協會交響樂團聯盟的倡議,增加了華人青年音樂家的出場率,邀請楊洋、林大葉、廖國敏、黃屹、張潔敏、沈洋、寧峰、杜寧武、張昊辰、解靜嫻、左章、王亮、余樂等新一代華人音樂才俊和廣州交響樂團的首席音樂家們一起,搭建貫穿古今、跨越東西的舞臺,架設古典音樂與市民大眾之間的橋梁。在20/21樂季,“線上音樂季”也將成為樂團自媒體的固定欄目,每周四與聽眾見面。在那特殊的123天里隨“線上音樂季”內容推出、每日更新、總字數超過12萬字的123篇音樂隨筆,也將在20/21樂季結集出版,讀者在閱讀文字、圖片的同時,還能重溫廣州交響樂團123天音樂抗“疫”的動人瞬間。致敬貝多芬、圣-桑、馬勒和建黨百年貝多芬的偉大,在于他的音樂中所具有的永恒性,以及能為人們帶來愛與力量的激勵,將人們緊密連結在一起。2020年適逢貝多芬誕辰250周年,因為疫情,19/20樂季中的貝多芬主題系列未能按計劃完成,這個遺憾將在20/21樂季中彌補。觀眾將在三場樂季音樂會中欣賞到樂圣的偉大作品,包括《小提琴協奏曲》《科里奧蘭序曲》《第七交響曲》《第四鋼琴協奏曲》和《第五鋼琴協奏曲》。 2021年將迎來圣-桑和馬勒這兩位橫跨19和20世紀的偉大作曲家逝世100周年及110周年紀念,樂團將在多場樂季音樂會中演出他們的偉大作品。其中有三場樂季音樂會將上演圣-桑的作品,包括不朽名篇《第三“管風琴”交響曲》,由勞倫斯·福斯特執棒圣-桑作品專場音樂會演出《繆斯與詩人》《骷髏之舞》《第五鋼琴協奏曲》和《第二交響曲》,以及由音樂總監余隆執棒、樂團大提琴聲部副首席潘暢擔綱獨奏的《第二大提琴協奏曲》。馬勒的三部交響曲也將在三場樂季音樂會上演,包括《第一交響曲》《第六交響曲》和《第九交響曲》。樂迷可藉由這三部交響曲巨作,集中感受馬勒作品的非凡魅力。2021年還將迎來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的偉大時刻,廣州交響樂團將在特別制作音樂會中,世界首演由樂團委約作曲家李海鷹創作的交響詩《中國1921》(暫名),謳歌時代,致敬英雄。這部作品已納入廣東省重點文藝創作扶持項目?,F當代20和21世紀杰作現舞臺音樂的永恒性,在于通過不斷的演出考驗,為歷史留下偉大的作品,這也是具有使命感的樂團向觀眾介紹優秀當代作品的重要理念。廣州交響樂團在20/21樂季中,除了會首演委約中國作曲家的新作品外,還將演出不少優秀的現當代作品,比如首見于廣州舞臺的兩首雙簧管與樂隊作品:法國作曲家弗朗塞的《花鐘》和意大利作曲家帕斯庫里的歌劇《寵姬》主題協奏曲,以及捷克作曲家馬爾蒂努的《為紀念利迪策而作》和日本打擊樂天后安倍圭子的《梭鏡狂想曲》,連同肖斯塔科維奇的《第五交響曲》、理查·施特勞斯的《最后四首歌》《貴人迷》和拉赫瑪尼諾夫的《交響舞曲》,這些誕生于20世紀甚至21世紀的經典作品,都將通過廣州交響樂團的演繹呈現在大家面前。

來源:音樂周報
用音樂傳遞愛與希望

7月11日,蘇州交響樂團首場VR直播音樂會在樂團駐地蘇州金雞湖音樂廳上演。 7月11日,蘇州交響樂團首場VR直播音樂會《致敬·家園——5G音樂云家園音樂會》在蘇州金雞湖音樂廳上演。蘇州交響樂團與咪咕視訊聯手,首次將“VR+4K+5G”等多項“黑科技”運用到樂團的直播音樂會當中。72分鐘的音樂會,一共收獲了114萬的觀看量,創下了蘇交單場直播音樂會網絡觀看的新紀錄。 多項“黑科技”賦能本場音樂會由蘇州交響樂團首席指揮許忠攜手男中音歌唱家孫礫與蘇州交響樂團演繹,演出選取了意大利作曲家羅西尼的經典喜歌劇《塞維利亞理發師》著名唱段“快給大忙人讓路”以及德沃夏克偉大的《d小調第七交響曲》等耳熟能詳的經典曲目,同時還特別演奏了由蘇州新時代集團董事長陳龍作詞、許忠作曲的歌曲《家園》。為了保證線上“云觀演”的震撼效果,給觀眾更好的音樂享受,此次VR線上交響音樂會采用8K+3D多機位拍攝,4K實時在線直播。聲音方面,還針對音樂廳的特殊氛圍,采用多點聲源及音樂廳氛圍混合采集音頻,分軌錄音營造高動態范圍的空間聲音效果,再將采集的高品質音視頻數據通過5G高速網絡實時上傳,滿足音樂會直播對聲音呈現的嚴苛需求,最大程度地還原了現場音質。有樂迷在線上觀看完音樂會后留言:“這場VR音樂會就像是把整個樂團請到了自家的客廳,來為我自己開了個專場,一如既往地高水準,音視頻效果也非常專業,整體感受非常棒!”從曲目的版權問題到現場網絡光纖的調整,從票務的整體運營到宣傳推送的節奏把控……短短十多天,能夠策劃出一場如此體量和影響力的高科技線上音樂會,實屬不易。蘇交和咪咕團隊始終保持著良好且高效的溝通,克服了一個又一個困難,終于把一場高水準、高科技的線上音樂會,帶給來自全球范圍內的114萬樂迷。推“古典online”線上演出年后,受到疫情影響,為了保障觀眾的人身安全,蘇州交響樂團嚴格執行國家相關防疫政策,暫停了全部的線下演出,樂團迅速行動,策劃了一系列的“古典Online”線上演出,將古典樂傳播陣地轉移到了線上,通過網絡,用優質的古典樂演出,向被疫情籠罩的人們傳遞出綿綿不斷的愛與希望。從3月21日的“俄羅斯四重奏”,到5月10日的“母親節專場”,再到5月31日的“兒童節專場——大手牽小手”,以及6月20日的“父親節專場”……截至目前,蘇州交響樂團“古典Online”系列線上音樂會已經進行到了第9場,累計吸引將近130萬人次觀看。身為“古典音樂的生產與傳播者”,蘇州交響樂團也一直在傳播方式的變化過程中努力求變:從完全的線下音樂會,到嘗試線上直播,從普通視頻直播到把VR+4K+5G等多項“黑科技”融合運用到交響樂演出中,帶給觀眾更多“新鮮、高水準”的視聽體驗。從3月21日至7月11日,不到5個月時間,蘇州交響樂團10場線上音樂會的總收看人數就已經超過了240萬。蘇州交響樂團品牌發展部經理忻文蓉介紹,依托國際化的優勢,樂團以多樣化的方式保持音樂與觀眾的黏合度,最大限度地滿足觀眾對音樂的需求,“讓大家在困境中也能感受到音樂傳遞的愛與希望”。音樂擁有強大的力量自6月起,蘇州交響樂團又結合抗擊疫情主題,同時兼顧重點節日,策劃推出了“致敬”系列音樂會。該系列共包括“致敬·天使”“致敬·父親”“致敬·先鋒”“致敬·家園”“致敬·伙伴”“致敬·少年”“致敬·時代”7場音樂會,一方面回望過去,銘記抗擊疫情的特殊時期;同時展望未來,通過音樂的傳遞,讓大家感受到新的希望?!盁o論在任何環境下,音樂都有一種強大的力量。音樂與人們的生活緊密相連,它就在我們身邊?!痹谛梦娜乜磥?,蘇交正是堅定著這一份信念,即便在疫情期間,對于音樂的推廣也從未缺席。

來源:音樂周報
玖月教育服務小組轉戰合肥

欒冰洋在授課中 7月13日,“玖月教育JTC雙排鍵普及研修班”在安徽合肥吉利琴行結束。從了解需求、課堂升級、推廣宣傳、師資培訓,到最后成功舉辦研修班,短短幾天的準備時間,玖月教育服務小組給當地機構帶來了驚喜。欒冰洋,資深雙排鍵講師。作為本次“玖月教育JTC雙排鍵普及研修班”的主講專家,欒冰洋也從專業的角度談到了雙排鍵教學的重要性?!昂戏收镜难行薨嗍潜敬稳珖仓v的第三站。經過前兩站的探索和實踐,本次合肥站的研修班上,我們不僅對音樂教育的現狀進行了深入的分析,為鋼琴老師們如何‘破局’給出了專業見解;通過研修班,基層的老師們還近距離感受到了雙排鍵的無窮魅力。對于鋼琴來說,雙排鍵的音樂表達形式是豐富的。在一件樂器上感受到音樂的豐富性,讓老師們很吃驚,也很振奮。這是一種全新的音樂表達方式。其次,與傳統的鋼琴教學不同,雙排鍵不但可以演奏古典音樂,還可以更好地詮釋現代音樂,這就拓寬了老師們的教學內容和教學方式。同時,對于琴童來說,通過雙排鍵也可以接觸到更多的音樂表達內容?!睓璞笈e了一個例子:達到599水平的琴童,通過玖月教育的APP可以彈奏諸如歌劇、舞劇、音樂劇等上百首不同題材、不同風格的作品,還可以同步進行和聲、視唱練耳、配器等多方面的練習。這是傳統的鋼琴基礎教學所無法實現的?!斑@些知識往往在進入專業院校后才會接觸到,但現在,通過雙排鍵就可以學習到,我把他定義為雙排鍵的音樂通識教育?!薄熬猎陆逃ㄟ^不斷總結前兩次的成功經驗,對合作機構的需求越來越清晰,將當地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更加具體化。玖月教育服務小組將玖月琴房和玖月智能課堂專業的教、學系統,結合當地音樂教育發展情況,制定出更加符合地區特色的解決方案。這次合肥站的研修班活動現場座無虛席,近十家機構現場付款達成合作,預約合作近三十位老師和機構負責人,現場銷售與升級50余臺雙排鍵?!本猎陆逃偨浝硗鯊娬f。本次研修班現場,琴童的現場合奏環節更是讓觀眾們眼前一亮,尤其是這些琴童經過較短期的練習后,就能合奏出如此氣勢恢宏的交響樂。每個演奏者都有自己的角色,仿佛一個樂團在現場完成了一場精彩的音樂會演出?,F場觀眾無一不被這種獨特的演出效果所震撼。這就是玖月課程體系的優勢:讓孩子快樂學琴,培養孩子綜合音樂素養,學有所成,給孩子帶來成就感,進而讓孩子真正愛上音樂,主動練琴,以此形成一個良性循環。孩子們彈琴時專注、享受的表情就是雙排鍵魅力的最好體現。據了解,下一步,玖月教育服務小組還將陸續前往山東濟南、臨沂、煙臺、青島,江蘇南京、連云港,江西宜春,廣東中山、廣州等地,為更多的合作機構提供全方位的服務。

來源:音樂周報
2020上海夏季音樂節如期開啟

7月20日晚,指揮家余隆執棒上海交響樂團演繹了西貝柳斯的《圖翁內拉的天鵝》《憂郁圓舞曲》、斯特拉文斯基《火鳥》組曲,并攜手龔琳娜帶來老鑼的《靜夜思》《山鬼》《忐忑》三首歌曲,以交響樂與新民樂的“混搭”風開啟了為期十天的“上海醫藥邀您共享·2020上海夏季音樂節”。2020上海夏季音樂節的如約開啟,對中國的音樂行業和廣大觀眾而言,均是莫大鼓舞。當晚音樂會采用了在7點和9點連演兩遍的辦法,一方面適應現代人的快捷生活方式,另一方面也在保持3成上座率的同時,盡可能讓更多觀眾走進音樂廳。音樂會開始前,上海夏季音樂節藝術總監、音樂節發起人余隆,面對間隔而坐的現場觀眾感言道:“非常開心今年的夏季音樂節能夠如期舉行,這也是疫情下全國第一個舉辦的音樂節。在這樣一個特殊時期,能夠看到這么多的音樂愛好者,前來聆聽這場開幕音樂會,除了感謝所有的支持者,還要感謝我們的演奏員。感謝大家支持我們,支持我們的音樂,我們將為大家極力奉獻最好的音樂作品?!遍_幕音樂會上,余隆、上交和龔琳娜,西貝柳斯、斯特拉文斯基和老鑼的搭配將音樂節的跨界多元體現得淋漓盡致。而2020上海夏季音樂節在接下來的十天里,在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和上海城市音樂草坪一共呈現17臺21場演出,廣州交響樂團、昆明聶耳交響樂團、湖北省歌劇舞劇院、蘭州音樂廳合唱團等國內樂團也會輪番登臺,譚盾、沈洋、宋思衡、李泉、霍尊、金承志等各有所長的音樂家各顯身手,在2020上海夏季音樂節的舞臺上,展示中國音樂人的凝聚力和中國音樂事業的發展。今年的夏音裝置藝術——《風鈴》以風鈴為設計靈感,由鏡面不銹鋼材質的金屬管組成的MISA字樣懸掛在空中。當微風吹過時,上百根金屬管隨風舞動,清脆的聲音配著折射出的光,讓人們對斑斕的夏天有了光影記憶。除了悅耳風鈴,復興中路1380號還來了一批體型碩大的新朋友,河馬、長頸鹿、駝鹿等銅質雕像在MISA現場上演了一場“動物狂歡曲”。除了憨態可掬的動物們,還有讓人留戀的餛飩皮夜市,唱片、手作工藝品、娃娃、多肉植物甚至還有閑置置換等各種琳瑯攤位,吸引了不少觀眾駐足。無法來到音樂節現場的觀眾可以通過嗶哩嗶哩網站、看看新聞、澎湃新聞、新民晚報、文匯報、新聞晨報·周到、上海熱線、經典947等平臺觀看直播?!癕ISA放映廳”也于音樂節開幕式當天,在上海夏季音樂節官網正式上線,觀眾可以每天在放映廳重溫過往十年中的精選演出,再憶MISA往昔的音樂點滴。站在已經開啟的新的十年路口,上海交響樂團團長周平對上海夏季音樂節下個十年的發展表示了期待:“未來十年變化將是常態,我們希望MISA能夠保持活力,不畏懼變化,保持音樂節與這座城市的密切聯系,繼續探索音樂的無限可能,擴展音樂和青年人的多種連接形式,也嘗試給優秀的青年音樂人更多國內外優質舞臺,讓上海夏季音樂節成為一個中國乃至全球青年藝術家的基地和搖籃?!?/span>

來源:音樂周報
上海愛樂樂團2019/20樂季閉幕

上海愛樂樂團在藝術總監張藝的指揮下為本樂季畫上句號。 7月18日,上海愛樂樂團在藝術總監張藝的指揮下演出布魯克納《第四交響曲》等曲目,為2019/20樂季畫上句號。這一跨年的樂季安排啟幕于2019年8月31日,其間,樂團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承辦并獻上諸多經典及新創中國作品;用兩個樂季完成向演出布魯克納交響曲全集的最后沖刺。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上海愛樂樂團在去年9月至12月間的16套樂季音樂會中,推出6套由中國作曲家創作作品專場音樂會向祖國禮贊,以交響樂語言講述中國故事。此外,樂團還世界首演了上海音樂學院8位教授以中國詩詞創作的原創藝術歌曲專場“中國之詩·聲樂交響音樂會”,以及作曲家陳鋼的“奉獻——從‘梁?!健闅憽?,慶?!鹤!Q生六十周年音樂會”和“徐景新作品音樂會”,回顧兩位作曲家為人民創作的歷程。自2018/19樂季起,樂團便在藝術總監的帶領下排出精彩紛呈的樂季內容,有的具有前后統一的連貫性,形成橫跨樂季、波瀾壯闊的主題構思,布魯克納交響曲全集便為一例。自2018/19音樂季開始便逐步形成布魯克納交響曲全集體系的宏大構想,于上樂季即完成了布魯克納“第六”至“第九”四部交響曲的演出。2019/20樂季以去年10月張藝指揮的“第二”開始,以今年1月張亮指揮的“第一”開年,隨后由張藝指揮“第五”,并以“第四”閉幕。因為疫情關系,本來規劃在3月演出的“第三”將于下個樂季獻上,樂團向交響曲全集奮進,進行到了最后的沖刺階段。以布魯克納為代表的大部頭能夠展示樂團的日常排練成果,顯示演奏功力。樂團復演首場演出的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亦屬此例,彰顯樂團實力。深度同樣體現在一些冷門的作品里。2019/20音樂季開幕演出由張藝指揮上演了韋伯恩的管弦樂《夏日之風》、帕斯庫利的雙簧管協奏曲《波柳托》,以及之后演出理查·施特勞斯的《貴人迷》,昭示了樂團大力挖掘冷門佳作的藝術追求。2019/20音樂季,在曲目編排上,上海愛樂樂團共計上演音樂會節目30套約32場,涵蓋交響樂、室內樂、跨界演出等多種類型。音樂會作品安排具有多樣性,除“大部頭”作品外,還上演了紀念柏遼茲逝世150周年和貝多芬誕辰250周年的專場音樂會。在傳播方式上,樂團不拘一格,以境內和國際化的網絡傳播收獲滿滿的世界級關注。3月起,樂團相繼將13場過往音樂會的錄像通過樂團自媒體進行線上播出,更創意推出8臺不同主題的室內樂演出。6月14日,樂團在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舉辦樂季音樂會《春之祭》。這是樂團因疫情原因,歷經五個多月共計155天停擺后,重啟首場音樂季演出。這臺音樂會以線上+線下的方式進行,既公開售票邀請樂迷回歸劇場,又與國內視頻、音頻團隊合作對音樂會進行線上直播。上海愛樂樂團成為疫情以來首支在國內外全網直播樂季音樂會的內地樂團,凸顯廣度,傳遞祝福。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杭愛樂季閉幕奏響生命的贊歌

杭州愛樂樂團駐團指揮洪音與青年鋼琴家曹鵬 7月18日晚,杭州愛樂樂團在杭州大劇院歌劇廳舉辦了2019/2020音樂季閉幕音樂會——生命的贊歌。以貝多芬和柴科夫斯基的作品為主,為杭城樂迷送上一場視聽盛宴。音樂會上半場由杭州愛樂樂團駐團指揮洪音、青年鋼琴家曹鵬,攜手杭州愛樂樂團共同演繹柴科夫斯基的《降b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作品23號)。最為觀眾所熟知的是第一樂章,極莊嚴而從容的小快板。在四把圓號演奏的降b小調引子后,雄壯輝煌的主題開始展現。流暢的旋律,俄式的趣味,宏大壯闊得一如俄羅斯廣袤無邊的山川河岳,粗獷中不乏絲絲入扣的細膩。音樂會下半場由杭州愛樂樂團藝術總監、首席指揮楊洋接棒上場,演繹貝多芬的《降B大調第四交響曲》(作品60號)。該作品創作于貝多芬一生最幸福、感情最穩定的時光,詩情畫意的旋律中洋溢著明朗樂觀的基調。楊洋從第一樂章開始便以沉穩的出手、貫通的氣息將貝氏的音樂穩健地傳遞出來,將所有觀眾帶入了一個充滿無限生機的音樂空間。當最后一個音結束,觀眾掌聲迭起,楊洋滿頭是汗,面向觀眾?!耙驗橐咔?,這個樂季我們取消了一些演出,但下個樂季,我們會準備很多精彩演出給大家,歡迎到時候大家再次來到杭州大劇院,聆聽我們的音樂會!”這是杭州愛樂樂團藝術總監兼首席指揮楊洋的心聲,也是所有杭愛人的心聲。

來源:音樂周報

1 2 3 50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