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全網都在感謝他們!請記住這個名字:王家壩

20日8時起,淮河水利委員會提升淮委水旱災害防御應急響應至I級,并發布洪水紅色預警?;春恿饔蚍姥葱蝿菔謬谰?。為緩解淮河防汛壓力,20日8時31分,王家壩13孔閘門全部開啟,向蒙洼蓄洪區分洪。 泄洪超過24個小時,水位有什么變化?蓄洪區內的情況如何? 泄洪24小時水位已下降0.3米 淮河安徽王家壩閘水位昨日(20日)達29.75米。截至今天10時,水位下降至29.45米,仍超保證水位。目前當地開始降雨,淮河防汛形勢依然嚴峻。 下游多處農田被淹 商鋪大門貼上封條 淮河干流王家壩閘開閘泄洪后,淮河水流向蒙洼蓄洪區。蒙洼蓄洪區面積181平方公里,設計蓄水量可達7.5億立方米,相當于126個西湖的水量。 王家壩閘距離阜南縣城30公里。20日下午,沿途許多商家、農家大門被貼上白色封條,路兩邊的農田淹沒在水中,深水處,只能看到樹梢和屋頂。 △蒙洼蓄洪區現場航拍視頻截圖 來源:阜陽新聞網 △開閘泄洪的王家壩閘 水利部門分析:水位還會有多次漲落 水利部門表示,目前水位下降速度低于預期,理想狀況下,泄洪一天內應該可以達到五六十厘米甚至近1米的降幅。 據水利部門分析,淮河的上游來水還在持續增加,加上上游和中游水位落差不同,會有大量來水淤積在王家壩。因此,目前泄洪后水位變化還不太明顯,預計之后水位還會有多次漲落。 必要時刻壩閘將開滿 泄洪能力還可提升 相關部門介紹,雖然現在已經13孔全開,但王家壩閘孔的壩閘還未完全開滿,現在的下泄能力大約為1590立方米每秒,達到了壩閘滿開下泄能力的四分之三。 考慮到下游蓄洪區的防洪能力,為防止下泄流量太強造成太大沖擊,不能夠馬上將壩閘滿開。在必要時刻,也會選擇滿開蓄洪。 蒙洼蓄洪區人員已轉移 水電暫不受影響 王家壩開閘后,洪水下泄至蒙洼蓄洪區,該區域有19.5萬居民。洪水下泄導致低洼地帶被淹沒,居民居住在當地的莊臺上。而受到影響的2048人,已在20日凌晨完成撤離,轉移至安全地帶。 △居民趕著家禽撤離。來源:阜陽新聞網截圖 △居民趕著牲畜撤離。來源:阜陽公眾網截圖 蒙洼蓄洪區有131個莊臺。有的莊臺是緊緊地挨在大壩上,是堤旁的莊臺;而131個莊臺中,有77個是完全孤立在蓄洪區中央的,叫作湖心莊臺。這些莊臺隨著蓄洪會變成一個個孤島,只能通過船只通行和運送物資。目前,莊臺上居民的基本生活能夠得到保證,水電暫時正常供應,每家每戶大約有8到10天糧食儲備、基本生活用品的用量。 全網都在感謝他們 在得知蒙洼蓄洪區人民做出的犧牲后,網友們紛紛留言表達感激,感謝顧全大局的他們。 加油!王家壩! 感謝!抗洪中的父老鄉親! 本文來源:央視新聞綜合中國新聞網、澎湃新聞

來源:央視新聞
國家生物醫藥國際創新園在天津開工,明年投入使用

天津高新區國家生物醫藥國際創新園項目7月21日開工。工程預計將于2021年投入使用,可吸引30余家企業落地,實現年產值50億元以上。 據了解,天津高新區為提升生物醫藥產業聚集效應,加快創新發展,新動能引育,投資10億元啟動總建筑面積13萬平方米的生物醫藥創新中心和國家生物醫藥國際創新園項目建設。 其中,國家生物醫藥國際創新園項目占地100畝,建筑面積10萬平方米,預計可吸引30余家企業落地,實現年產值50億元以上,將于2021年投入使用。據介紹,園區將圍繞創新藥物及醫療裝備等產業領域,邊建設邊招商,同時籌劃產品研發、制造和第三方產業支撐平臺,實現臨床需求、研發制造、應用發展的緊密聯動。 生物醫藥創新中心占地38畝,建筑面積3萬平方米,已有天津藥物研究院投資特醫食品項目、醫療器械3C平臺等項目簽約入駐,預計2020年年底前投入運營。 天津高新區黨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單澤峰說,天津高新區積極布局生物醫藥產業,依托天津藥物研究院有限公司、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醫院(血液學研究所)、協和干細胞基因工程有限公司等一批龍頭企業推進“細胞谷”建設,未來將努力打造全國最具影響力的生物醫藥產業基地。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全國241所高校1353個專業獲工程教育認證

近日,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學評估中心、中國工程教育專業認證協會聯合發布已通過工程教育認證專業名單。截至2019年底,全國共有241所普通高等學校1353個專業通過了工程教育認證。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學評估中心與中國工程教育專業認證協會公布的通告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共有241所普通高等學校1353個專業通過了工程教育認證,涉及機械、儀器等21個工科專業類。另外,教育部也于近日公布2020年通過普通高等學校師范類專業認證的專業名單。經高校申請、教育評估機構組織專家現場考查、普通高等學校師范類專業認證專家委員會審定,東北師范大學生物科學專業等4個專業通過第三級專業認證,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專業等155個專業通過第二級專業認證。認證結論有效期六年,自2020年7月起至2026年6月止。教育部要求,有關高校高度重視認證整改提高工作,根據認證報告及有關要求進行整改,于2021年7月底前提交整改報告。教育評估機構將組織專家對整改報告進行審查,逾期不提交或整改報告審查不合格,終止認證結論有效期。各地各高校要按照《普通高等學校師范類專業認證實施辦法(暫行)》和教師資格認定有關要求,做好教師資格認定工作。各地各高校要充分發揮師范類專業認證的示范帶動作用,加大對師范院校和師范類專業的支持力度,全面落實“學生中心、產出導向、持續改進”的理念,扎實推動師范院校特色發展、追求卓越,從源頭上培養新時代高素質專業化創新型教師。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美媒:蓬佩奧不當行為頻遭舉報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曾涉嫌私事公辦、打擊報復相關調查人員等多項丑聞。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20日報道,美國國務院內部人員曾舉報蓬佩奧一系列“可疑行為”,而相關的一份四頁舉報文件則被嚴重遮擋。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美國國務院督察長辦公室記錄了這份舉報。舉報者表示,自己曾親眼目睹蓬佩奧的“可疑行為”,并得到很多一手資料,這些行為發生在華盛頓特區、紐約、佛羅里達州以及海外。舉報者稱,自己的舉報屢屢受阻,這四頁文件也被嚴重遮擋。此外,舉報者還指出,據他們所知,他們所舉報的問題一只沒有得到解決。蓬佩奧還在繼續進行這些不當行為,但這些不當行為的具體細節目前還不清楚。 對于這些指控,美國國務院方面并沒有給出回應。 此前美國國務院督察長史蒂夫·利尼克,有媒體曝出,是蓬佩奧提出了開除建議。當時史蒂夫·利尼克正在對蓬佩奧的五項不當行為進行調查,包括涉嫌濫用納稅人資源,加速推進80億美元的向沙特軍售項目等。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報道說,曾收集了關于蓬佩奧多項舉報的美國政務監督組織“美國監督”發言人克拉克·佩蒂利表示,這些舉報引起人們對于蓬佩奧在不斷從事令人質疑的政治活動的擔憂。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深刻理解“于變局中開新局”的豐富內涵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堅持用全面、辯證、長遠的眼光分析當前經濟形勢,努力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這一重要論述,蘊含著科學的辯證思維和深邃的戰略眼光,為當前做好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提供了重要遵循。我們要圍繞形與勢、危與機、供與需這三對辯證關系,去深刻理解和把握“于變局中開新局”的豐富內涵。在“形”與“勢”的審視中把握“變局”謀大事必先觀大勢,開新局必先知變局。新冠肺炎疫情這只“黑天鵝”帶來的沖擊和不確定性,引發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諸多具有新特點的新變局。面對這些新變局,我們既需要研判“什么在變”,還需要考慮“在怎么變”,更需要把中國未來發展放在新變局中來思考,認清自己的定位,把握好謀大局、開新局的發力點和突破口。從全球看,這種“變局”主要體現在世界經濟衰退、投資萎縮與交往受限所帶來的新變化。根據以往歷史經驗,歷次“全球性大流行病”,一般都很難在短期內得到控制,也一般都會加劇經濟結構性矛盾。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將萎縮3%。而據世界貿易組織預測,2020年全球貿易將縮水13%到32%。這就意味著隨著疫情蔓延,世界經濟下行風險加劇,全球供應鏈將持續動蕩。面對這些不確定性,如何既積極參與后疫情時代全球治理,又有效防范長期的風險,如何既發揮傳統制造業的優勢,又實現創新發展,是新變局下中國必須面對的重要考驗。越是在這個時候,越是遇到前所未有的風險和挑戰,越需要我們在變化中保持清醒頭腦、增強戰略定力。從國內看,這種“變局”主要體現在疫情影響與經濟發展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相交織所帶來的新變化。一段時間以來,我們黨把疫情防控作為頭等大事來抓,領導全國人民取得了重大戰略成果。但疫情外防輸入壓力依然很大,產業鏈恢復還面臨不少的挑戰。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6月,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非制造業商務活動指數和綜合PMI產出指數均高于上月。但同時也要看到,不確定因素依然存在,外部市場依然存在變數,部分行業復蘇壓力依然較大,小型企業生產經營困難較大。面對這些風險挑戰,如何在恢復經濟的同時避免疫情出現反彈和重新擴散,如何進一步扶持中小微企業渡過難關,如何恢復消費市場信心,都是需要解決的緊要問題。在“?!迸c“機”的轉化中謀劃“大局”變局潛藏危機,危機孕育轉機。知變局、辨變局的目的就在于撥清迷霧、厘清脈絡,就在于找準機遇、因勢而謀。那么,如何以變應變、主動作為,在危與機的轉化中謀劃后疫情時代中國發展大局?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積極主動作為,既立足當前,又放眼長遠,在推進重大項目建設、支持市場主體發展、加快產業結構調整、提升基層治理能力等方面推出一些管用舉措,特別是要研究謀劃中長期戰略任務和戰略布局,有針對性地部署對高質量發展、高效能治理具有牽引性的重大規劃、重大改革、重大政策,在應對危機中掌握工作主動權、打好發展主動仗?!边@些重要論述,為“變局”下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指明了方向。創造高品質生活。高品質生活本質是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越是發生疫情,越要保障和改善民生,創造高品質生活的目標任務不能有絲毫的延誤和擱置。特別是這場疫情使消費者追求綠色、健康的高品質生活的愿望更加強烈。因此,我們要把握好機會,既通過“六穩”“六?!闭咧畏谰€、守好“基本盤”,也要扎實推進鄉村振興和城市建設,努力增加高品質民生產品和服務供給,讓人民共享可感知的美好生活。推動高質量發展。推動高質量發展是遵循經濟發展規律、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必然要求。此次疫情雖然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但疫情倒逼催生出來的新技術應用、新消費需求、新市場空間和新經濟業態,也擴展了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空間。我們要科學利用疫情倒逼的力量,把疫情危機轉化為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契機。一方面,要圍繞這些新業態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布局新產業鏈,加快形成強大的創新集聚效應、產業輻射效應和區域品牌效應,為高質量發展創造更多有利條件。另一方面,要不失時機推進相關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順勢引導社會資本加大對關鍵領域的投資、新技術開發和產業化應用,加速形成促進高質量發展的新動能。強化高效能治理。高效能治理不僅是高品質生活的有效保障,也是高質量發展的基礎支撐。這次抗疫的一個重要啟示就是,必須將高效能的思維貫穿社會運轉和基層治理等各方面,建立起一個高效、透明、公正、完備的社會治理體系。我們要堅持目標導向和問題導向相統一,著眼于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主動適應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主動推動政府治理模式創新,高度重視信息化、大數據在社會治理過程中的重要作用,在政府決策科學化、社會治理精準化、公共服務高效化上下更大功夫。在“供”與“需”的重構中開創“新局”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重塑全球經濟結構,也在一定程度上重構供給與需求體系。只有供給結構更能適應并引領需求變化,才能在區域經濟結構重塑中占得先機。前不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指出,“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充分發揮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為我國在“供”與“需”的重構中不斷開創發展新局面提出了新的明確要求。打通“供”“需”兩端,構建完整的內需體系。此次疫情雖然對國際流通及消費有負面影響,但同時也為進一步發揮內需潛力提供了新的機遇。當前,要從總需求和總供給兩方面來構建完整的內需體系。一方面,著力抓“六?!贝佟傲€”,圍繞重點產業鏈、龍頭企業、重大投資項目,打通堵點、連接斷點,加強要素保障,促進上下游、產供銷、大中小企業協同復工復產達產。另一方面,要加快建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體系,強化供需產銷對接,破解生產與消費脫節、金融和實體經濟失衡等難題,實現供需循環暢通高效。以“需”促“供”,培育壯大新興產業。疫情發生以來,很多企業對數字化轉型需求提升,以互聯網為基礎的新業態新模式呈爆發式增長,推動了“非接觸經濟”升溫,5G、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創造了更多元、更豐富的應用場景。要進一步把握好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融合發展的契機,以信息化、智能化為杠桿培育新動能,優先培育和大力發展一批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推進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推動制造業產業模式和企業形態根本性轉變?!肮薄靶琛敝貥?,打造國內國際雙循環格局。此次疫情的“壓力測試”,暴露出了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上的多點“梗阻”,也暴露出了中國產業鏈供應鏈存在的短板。在此背景下,通過“供”“需”重構,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就顯得尤為重要。要繼續堅定不移走高質量發展之路,穩步實現從代工到研發、從模仿到創新、從“制造”到“智造”的轉變。要發揮我們全球最完備產業配套體系和超大規模市場的獨特優勢,主動參與到全球產業鏈供應鏈調整進程中去,不斷鞏固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地位,做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器”。(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 執筆:袁賽男)

來源:中國經濟網
江淮戰洪圖

降雨量突破歷史極值,江、河、湖水位超警超保,多地啟動防汛Ⅰ級應急響應,淮河王家壩閘開閘泄洪……7月初以來,安徽面臨長江、淮河“兩線作戰、南北夾擊”,汛情嚴峻。截至7月17日11時,受災人口306.28萬人,緊急轉移安置58.51萬人;農作物受災面積307.52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121.48億元。安徽廣大干部群眾發揚連續作戰精神,堅定不移扛責任、保安全、強固守、抓恢復,積極參加搶險救災,妥善安置受災群眾,維護好生產生活秩序。處置管涌、巡堤搶險、轉移安置、蓄滯洪區運用準備等現場,一個個忙碌的身影,昭示出堅決打贏防汛救災這場硬仗的堅定意志。始終把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放在第一位,成為共識,化作自覺行動。黨員一線齊抗洪連日來,長江安徽銅陵市義安區胥壩段持續高水位。義安區胥壩鄉前江村黨支部書記葉賢明和防汛人員嚴陣以待,巡堤查險。7月8日12時許,葉賢明發現一處管涌險情。洲區防汛抗旱指揮分部、區水利局專家趕到現場后研判,葉賢明提出做“養水盆”除險加固的建議方案。得到批準后,葉明賢調來30名防汛搶險隊員和砂石、蛇皮袋,并率領人員下水作業。經過數小時,一個面積約8平方米的“養水盆”終于完工,管涌險情消除,盡管大家渾身泥水、精疲力盡,但卻露出勝利的笑容。今年防汛,連續高強度工作讓葉賢明的嗓音變得嘶啞,可他始終奮戰在第一線,哪里有需要就出現在哪里。70歲的任加圣是蕪湖無為縣白茆鎮江壩社區鵬飛17組村民組長。6月下旬,他主動加入防汛隊伍,在十五丈圩清障、巡堤,每天吃住都在堤上,近20天沒回過家。7月9日晚7點,江壩社區需組織20余人赴天然洲搶險。任加圣二話不說,火速登船,“我是老黨員了,身體也結實,不會有問題!再說了,這些人都是我叫來的,我得親自看著,確保他們平安?!痹?、打樁,填土、加固,第二天上午,險情終于得到了控制。任加圣的女兒、江壩社區工作人員任俊翠也是黨員,同樣投身防汛任務。7月6日夜里接到通知后,任俊翠立即組織黑沙洲和天然洲的群眾緊急撤離到附近一所學校,并幫助即將轉移來的群眾整理房間、安裝淋浴設備、設立開水間,之后又忙著搬運不斷送來的安置物資,為安置點群眾分發午飯……“我爸巡埂清障連軸轉呢,我這點算什么!”任俊翠干勁十足。據悉,汛情發生以來,蕪湖市委組織部已分兩批抽調305名市直機關黨員干部緊急馳援防汛搶險一線。全市防汛抗洪一線共建立臨時黨組織373個,178人在防汛一線向黨組織遞交入黨申請書。全市已有4743個基層黨組織、50575名黨員投身防汛救災一線,組建黨員巡邏隊、突擊隊、志愿服務隊1992個。安置點里暖意濃走進安徽省懷寧縣洪鋪鎮初中受災群眾安置點,一間教室里,孩子們正和青年志愿者們圍坐在一起,玩著擊鼓傳花的游戲。受連日強降雨影響,洪鋪鎮遭受洪澇災害。懷寧縣洪鋪鎮啟動洪澇災害應急預案,組織鎮村干部、民兵應急隊迅速轉移低洼地帶群眾?!昂殇伋踔邪仓命c最高峰時安置受災群眾223人,截至7月17日晚上,除了投親靠友外,還有122人在安置點居住?!焙殇佹偢辨傞L陳愛珍介紹?!拔覀円患?口人自從7月13日住到這里,天天都有工作人員來關心我們。有個頭疼腦熱的,醫生也就在身邊?!崩先藙⒐鹛m笑呵呵地說,“當時洪水來得太快,天又黑,要是沒有黨員干部及時幫助轉移,我們全家都要被洪水圍困?!痹诮淌易呃?,石庫村村民劉紅利抱著剛3個月大的孩子散步?!暗群⒆娱L大了,我要教育他好好讀書,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報答黨和政府的關愛?!眲⒓t利說?!伴_飯咯!”下午6時,安置點的群眾有序地走向臨時食堂,不時傳來交談的笑聲?!叭艘粶?,有葷有素,每天不重樣?!?2歲的村民張永林說。群眾財產保無虞7月19日晚9時,緊急動員會在阜南縣曹集鎮剛剛結束。東郢村黨支部書記梁俊生立即騎上摩托車,前往2公里外的鄭明山養牛場,動員養牛場把牛全部轉移到安全地帶,以備國家防總隨時啟用蒙洼蓄滯洪區。曹集鎮東郢村地處蒙洼蓄滯洪區腹地,距離王家壩閘21公里。這次緊急轉移群眾財產,主要涉及東郢村的1個養牛場、2個養羊場、1個水蛭養殖場。其中,鄭明山養牛場的能繁母牛和肉牛存欄量在180頭左右?!梆B羊場、水蛭基地規模都不大,已經轉移到安全地帶,只有這個養牛場還沒有轉移?!绷嚎∩f。來到養牛場之后,梁俊生讓鄭明山趕緊組織工人把牛趕往一處閑置莊臺。那里有一個晾曬場,可作為臨時養殖場地,免費供給使用。梁俊生說:“19日22點,20日零點、凌晨2點,要報三次養殖戶搬遷情況。20日凌晨3點之前,所有養殖企業全部搬遷到安全地帶?!庇赀€在下,水還在漲。安徽的汛情還在發展,但江淮兒女戰勝洪水的決心和信心,堅如磐石,不可動搖。

來源:人民日報
水從哪里來

在水資源缺乏的北京,居民飲用水尚需大量依靠從南方調度的天然水。那么,濕地之水從哪來? 俯瞰槐房再生水廠 6月中旬,京城已經感受到了夏日的熱情。偌大的奧林匹克森林公園成為市民休閑納涼的好去處,大面積的湖泊、濕地,為人們帶來陣陣涼爽。這里的水來自哪里? 2018年,北京市400平方米以上濕地總面積達5.87萬公頃;“十三五”時期,濕地建設的目標任務為恢復濕地8000公頃、新增濕地3000公頃。 濕地“保濕”需要大量的水,與2017年相比,2018年北京濕地補水量增長了27%。但作為水資源缺乏的城市,北京河道、湖泊的自然補水能力萎縮,居民飲用水尚需大量依靠從南方調度的天然水。 那么,濕地之水從哪來? 近九成為再生水 “再生水是北京濕地的主要補給水源?!北本┦袌@林綠化局野生動植物和濕地保護處副處長黃三祥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據他介紹,2018年北京濕地總補水量為12.45億立方米,其中再生水占比高達85.9%,達10.7億立方米。 這是個什么概念?以昆明湖200萬立方米為參照,相當于535個昆明湖的水量;按2000萬人口計算,北京城平均每天消耗的自來水量約為190萬立方米,10.7億立方米可供其使用1年半。 在補水的各類型濕地中,河湖濕地具有壓倒性分量:2018年河湖濕地補水量為11.2億立方米,其中再生水為9.7億立方米,占比86.6%。目前全市利用再生水的河流濕地有56條,如清河、溫榆河、蕭太后河等,湖泊濕地有14個,如奧林匹克森林公園、南海子、圓明園等。 “通過水務、園林綠化部門的不斷努力,河湖濕地的健康可持續發展已基本得到保障?!秉S三祥說。 “北京境內共有425條河流,尤其在主城區里的河流,如果沒有再生水的補充,在非汛期基本都是斷流的?!北本┦兴畡站窒嚓P負責人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2012年,再生水作為重要參數出現在北京市園林綠化局發布的《北京市濕地公園發展規劃(2011-2020)》(以下簡稱《規劃》)中。 《規劃》出臺前,北京市園林綠化局對市內42塊重要濕地進行調查,根據濕地公園規劃中的各種要素,估算出其最小生態需水量和適宜生態需水量,結果發現,所在區域現有水源資源量能滿足適宜生態需水量的濕地僅為11塊,不到三成;通州臺湖濕地、平谷王辛莊濕地、大興楊各莊濕地3塊濕地無法滿足最小生態需水量。 幸運的是,北京的再生水建設正處于快速發展期,為濕地建設提供了強大助力。 據《規劃》前期調研團隊測算,2010年北京再生水供給量達11.4億立方米,使用量為6.8億立方米,仍有4.6億立方米的水量剩余。因此,“從水資源可利用角度上看,本規劃是可行的?!?翠湖國家城市濕地公園緊挨海淀區上莊水庫,所在區域是北運河、溫榆河的源頭,具有天然過境水源補給優勢,但據公園管理處工作人員王博宇介紹,近幾年來,再生水補水已占翠湖濕地總補水量的三分之一,約為每年30萬~50萬立方米,這些水來自附近的翠湖再生水廠。 位處大興區的南海子濕地有著240公傾的水面,在6環內位居第一,日蒸發量約6萬立方米。 “自2010年開放,除了極少量天然降水,公園建設用水均來自幾公里外的小紅門再生水廠?!蹦虾W訚竦毓珗@副園長郭偉告訴本刊記者。 日前,跨越朝陽、順義、昌平三區的溫榆河公園里的濕地已開展補水工作,確保示范區于今年開放,這里的濕地也將全部使用再生水。 “再生水對北京恢復增加濕地面積、維護濕地的自然生態屬性具有重要意義?!秉S三祥說。 水廠就在濕地下 2016年10月,位于豐臺區的槐房再生水廠的亮相讓北京市民頗覺新奇:它藏身于一片濕地之下。 近日,本刊記者走訪了這家頗具聲名的亞洲規模最大全地下再生水廠:大門右側灰白色墻面上是藍色“槐房再生水廠”幾個大字,門衛室是水泥灰骨架加玻璃幕墻,透著一股工業風;一入大門,是掩映在綠草叢中的白色大字“一畝泉濕地”,田園氣息撲面而來,其身后是大片綠油油的植物、蜿蜒的木棧道,水面上睡蓮盛開,天空飛鳥掠過,粉蝶在花叢飛舞。 據了解,槐房再生水廠緊鄰小龍河發源地,該發源地名一畝泉,因有23處泉眼、面積約一畝而得名。曾經,一畝泉河水清澈,為濕地景觀,但一度變得污濁、干涸,美景不再?,F在這里濕地景觀重現,以水為線,以花草為針,水廠之上繡出了鳥語花香,市民可預約入廠游覽。 在18公頃的濕地之下,是三層的現代化再生水廠,其日處理污水能力達60萬立方米,全年滿負荷運轉可將2億立方米的污水轉化為可利用的再生水;凈化后的再生水,每天有一部分用于濕地補水,大部分則進入管線排入河道,供市政雜用、環境用水等,并改善下游涼水河的生態水環境。 槐房再生水廠服務面積137平方公里,覆蓋豐臺區、海淀區及石景山區。它的出現,大幅緩解了北京西南地區的污水處理壓力,改變了西南地區的水生態——但其建設并非一帆風順。 2013年,槐房再生水廠選址于南四環公益西橋附近,并不被周邊市民接受,理由是“污水處理廠就像一個大公共廁所,廁所必須要有,但不能建在我們家門口”。為了讓居民消除疑慮,了解再生水廠的功能和建成后的樣子,當時還組織市民代表到外埠參觀建設于濕地下的再生水廠范例,大家一看,確實“沒有臭味有景色”,工程得以實施。 槐房再生水廠規劃建設的大背景是2013年北京針對污水治理的第一個“三年行動方案”,該計劃以提升污水處理設施能力為重點;2019年第三個“三年行動方案”發布,要求到2022年底,全市污水處理率達到97%以上,其中,中心城區達到99.7%,北京城市副中心建成區基本實現污水全收集、全處理。 據北京市水務局提供的數據:2013年至2019年底,北京新建再生水廠68座,升級改造污水處理廠26座,建設規模超前十年總和。全市污水處理能力由2012年的每日398萬立方米提高到672萬立方米,提升了70%。 “目前北京基本解決了城鎮地區污水處理能力不足問題,再生水成為我市穩定可靠的第二水源?!北本┦兴畡站窒嚓P負責人這樣表示。 未來三年,北京計劃升級擴建污水處理廠12座,新建再生水廠11座,新增污水處理能力每日50萬立方米,重點彌補城鎮地區雨污分流、污水收集和處理設施的短板。 游客在北京圓明園遺址公園乘船賞荷(李欣 / 攝 ) 重塑水韻京華 作為北京再生水廠界的“新秀”,槐房再生水廠具備生產高標準再生水的能力,其制勝法寶是一種看著像面條的新型過濾膜絲,膜絲上布滿了直徑20納米小孔,污水處理廠加入這個程序后,可以將水中絕大部分的細菌、病毒過濾掉,直接將水質提高一個等級。 在槐房再生水廠的一張桌子上,擺著4管水樣,依次為污水、膜產水、再生水和自來水。污水渾濁且發黑,再生水的色度則已經相當清澈,和自來水相比,肉眼幾乎看不出差別。 “出水標準達到地表四類水,這一進步,對于河湖生態水質有重大作用?!?槐房再生水廠相關負責人表示。 這種過濾膜由槐房再生水廠所在的北京市排水集團自主研發。北排集團起源于1976年北京成立的中國第一個污水研究所,目前運營11座大型污水處理和再生水處理廠,每年可生產約12億立方米的高品質再生水;其歷程亦是中國在水污染控制和水環境治理方面發展的縮影。 污水處理過程會產生大量污泥,它含有大量有機質及多種植物營養元素,肥效特征類似有機肥,因此經處理后的污泥便成為了有機營養土,可進行土地生態修復,改善生態環境。 在北排集團內部的分類上,槐房再生水廠屬于生態型再生水廠的代表,和此前的傳統二級處理廠相比,生態水廠可有效節約土地資源,較徹底地去除碳氮磷,實現再生水回用、污泥無害化資源化,且環境友好。 但更高級的類型——未來再生水廠已在設想、規劃中。 “圍繞再生水廠,建設、打造新型資源回收中心、城市花園、公共活動中心、運動健身中心、公共洗車中心、新型水源廠、新型肥料廠、新型能源廠,以及濕地公園和花卉市場——將是未來的方向?!?槐房再生水廠負責人這樣介紹,“技術體系將使再生水重塑水韻京華成為可能,幫助實現水循環的夢想,助力北京成為國際一流宜居城市?!?6月2日,槐房再生水廠的地下空間(高雪梅 / 攝) 再生水靠譜嗎 什么是再生水?它是城市污水經過再生水廠的多道工序處理后,達到使用標準的水。 目前北京再生水標準大致相當于地表水的四類水,優于《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中的一級A標準,可與人體接觸,可廣泛用于工業生產、河道環境等。普通污水處理廠對水的處理以排放為目標,再生水廠則以水的回收利用為目的。 再生水和天然水相比,它是否會對濕地植物、動物產生不良影響? 圓明園里的現狀可以解答這個問題。 自2007年開始,圓明園里的景觀用水全部來自7公里外的清河再生水廠,這里超過三分之一都是水面,每年需補水近900萬立方米。每到盛夏,超過千畝的大荷塘、總共200多種荷花競相開放,都靠再生水滋養。此外,由于這里的再生水入園后便不再外排,缺乏流動性,容易暴發水華現象。 據圓明園管理處生態科的王沛然介紹,和自來水相比,再生水氮磷含量偏高,確實更容易導致水體富營養化。 解決方案是:構建包括微生物、動植物在內的完整濕地生態系統;定期投放苦草、眼子菜、金魚藻等沉水植物以及各種微生物、水生動物?!案鞣教幱趧討B平衡時,水體就能清澈健康?!蓖跖嫒徽f。 經過多年的水生態修復,近年來圓明園里的好消息接踵而至。2019年,工作人員在這里看到消失多年的鳑鲏魚、金線蛙的身影。鳑鲏魚、金線蛙都是北京的“土著”物種,對生態環境要求極高,甚至有“水質監測器”的美譽,多年前由于水域變少、變臟,曾一度消失。它們的再度回歸是對這里水環境、生態環境質量提升的最好證明。 北京市水務局發布的2020年4月水質監測結果顯示,圓明園湖水水質為三類水,三類水的適用范圍為集中式生活飲用水地表水源地二級保護區、漁業水域及游泳區。 北京將再生水納入全市年度水資源配置計劃中進行統一調配,始于2003年。 在北京市水務局每年發布的《北京市水資源公報》的數據變化中,可以一窺再生水發展迅猛之勢。 在全市供水結構中: 2004年,再生水首次出現在公報中,但仍與雨水綁定;具體為:雨水及再生水為2.04億立方米,占總量6%; 2008年是個重要節點,當年再生水占比17%,首次超過地表水供水,成為北京市第二大水源; 2018年的最新數據為:總供水量為39.3億立方米,再生水10.8億立方米,占比27%。 與之相應的則是污水處理率的大幅提升:2004年,公報中首提污水處理量和處理率,當年處理率為36.7%;2009年達到80%;2018 年的最新數據為:全市污水排放總量為20.4億立方米,污水處理率93.4%;城六區污水處理率達99.0%。 再生水和南水北調供水的大幅增加,緩解了北京地下水過度開采的壓力。 2018年,北京地下水供水量已從2004年的26.8億立方米減少為16.2 億立方米,在供水總量中的占比從77%降為41%。地下水得以涵養,反過來亦對包括濕地在內的自然生態起到積極反哺作用。

來源:瞭望東方周刊
永定河“生態文章”

這是初夏時節北京城的一大喜訊。沿岸許多民眾爭相一睹水頭風采,有人開車追著水頭跑了上百公里。 北京石景山區蓮石湖美景 “當被譽為北京母親河的永定河長時間處于枯竭狀態時,我心里總有一種無可名狀的痛楚。一條天然河流,當它已經不流動了,還能叫河流嗎?”北京地理學會副理事長朱祖希曾這樣感慨。1996年,他首次明確提出“永定河是北京的母親河”這一論斷,為其證明身份。 近年來,永定河日益受到關注與重視,它的狀態牽動著北京市民的心;為了將“干涸”的永定河變為“靈動”的永定河,建設起一條綠色生態廊道,北京乃至周邊省市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2020年5月12日,一條消息令市民歡欣雀躍:當天15時18分,從官廳水庫遠道而來的水頭到達京冀交界的大興區榆垡鎮崔指揮營處,最終沖出市界。自4月20日永定河生態補水正式啟動以來,此時水頭已歷經22天的“旅程”,在北京境內穿行了170公里。 這標志著永定河北京段實現了全線通水,上一次全線通水還是1995年前后——它已“干渴”了25年。 這是初夏時節北京城的一大喜訊。沿岸許多民眾爭相一睹水頭風采,有人開車追著水頭跑了上百公里。他們說:“這順流而下的流水聲,是嘩啦啦的‘幸福音’?!?兩條母親河“握手” “看,那是本次永定河補水留下的痕跡,水位大概下降了1.5米?!?官廳水庫管理處副主任李光遠站在大壩上,指著水庫邊沿的白色印跡對《瞭望東方周刊》記者說道。此時,從閘口處仍在小幅量的往外放水,“現在是每秒6立方米的流量,此前放水時最大流量達到每秒100立方米?!?據北京市水務局提供的資料,從4月20日至5月26日,官廳水庫累計出庫1.7億立方米水補給永定河。此舉令永定河三家店以下形成水面面積超過2000公頃,與補水前相比,門頭溝陳家莊至大興崔指揮營段距河3公里范圍內,地下水位平均回升2.1米,其中陳家莊回升達20.17米。北京西南區域水生態環境進一步得到改善。 為了這次補水,自1月1日起,永定河上游的友誼、洋河、冊田等水庫向官廳水庫集中輸水,春季另引黃河水1.2億立方米。4月20日,黃河水與上游水庫調水在官廳水庫短暫“碰頭”后,官廳水庫開閘放水。這是黃河水第二次流入永定河。 為了修復永定河的生態,“引黃入京”的跨流域生態調水于2019年已經實施,當年通過山西、內蒙交界處的萬家寨水利樞紐向官廳水庫引黃河水達1.9億立方米,經過400公里長途跋涉后,其中的9000多萬立方米到達官廳水庫后再向下游河道補水——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與北京的母親河永定河實現歷史性“握手”。當年北京永定河的有水河段達到130公里,占總長76%。 永定河橫跨內蒙古、山西、北京、河北、天津,是串聯京津冀地區的生態大動脈,全長747公里,流域面積4.7萬平方公里,其中北京段長170公里,流域面積3168平方公里。 這條河牽動人心,因為它是北京的文明之源、歷史之根。朱祖希告訴《瞭望東方周刊》,永定河非常古老,大約成河于數千萬年前的第三紀,是華北地區僅次于黃河的第二條大河。 “在北京3000多年的建城史中,其城址雖有所遷徙,但始終都沒有離開過永定河所形成的洪、沖積扇?!敝熳嫦Uf。 經過300萬年的漫長積淀,永定河孕育出北京小平原,又用3000多年塑造出北京這座城,可謂予生、予長。 “永定河,出西山,碧水環繞北京灣?!痹诟柚{中,也不難發現永定河之于北京的分量。 “無定”到“永定” 但這條母親河亦曾帶給北京諸多困擾。 歷史上永定河有過不少名字,如黑水河、渾河、無定河等。這和其河水渾濁、洪災頻發有關。其上游地區年降水變率大,降水集中多暴雨,又多流經黃土覆蓋的地區,泥沙夾帶,一旦沖出山區,便會在平原上縱橫捭闔,遷徙無定,災害頻仍。 據著名水利專家鄭肇經先生統計,從金代至1949年的834年間,永定河共決口81次,漫溢59次,河流改道9次。 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為了治理水患,朝廷撥款大修堤堰,疏浚新河道,康熙賜河名曰永定,并修建了一座河神廟,永定河之名由此產生。 但這一舉動并沒有讓它真正“永定”,真正的轉變始于上世紀50年代官廳水庫的修建。 這是新中國建設的第一座大型水庫,當時最主要目的就是防洪。官廳水庫以上永定河的流域面積約占全流域面積的92%,它的出現不僅解除了永定河下游的洪澇災害,而且還補給北京西郊的工業用水和生活用水,為人們謀福祉。 “這是一件超乎尋常意義的成就?!敝熳嫦Tu價。 新的問題卻接踵而至。防洪能力提高、水患解除后,永定河又面臨斷流、生態系統退化等問題。 上世紀80年代開始,由于氣候連續干旱,降水偏稀,為了截取地表徑流,永定河中上游修了275座水庫,官廳水庫庫存漸少;此外,工業的發展,彼時環保意識的淡漠,令河水遭受嚴重污染,水質惡化,常年處于五類和劣五類。 1997年,官廳水庫被迫退出了城市生活飲用水體系。 北京境內分布著5大水系流域,分別為永定河、大清河、北運河、潮白河和薊運河。在它們中,永定河最為“干渴”,多年平均降水量最小,在2014至2018五年間,有4年其年降水量排名倒數第一;2018年僅496mm,與739mm的薊運河相差243mm。 在天時地利并不給力的情況下,要修復好永定河的生態,人和的作用尤為重要。 朱祖希表示,永定河的上中下三游是一個相對完整的生態系統,因此,“從流域的整體生態觀出發,協調好上中下三游的關系很重要?!?2016年,國家發改委、水利部、原國家林業局聯合制定《永定河綜合治理與生態修復總體方案》,提出用5至10年時間,逐步恢復永定河生態系統,將永定河打造為貫穿京津冀晉的綠色生態廊道。 2018年,為實現河湖休養生息和河湖資源可持續利用,北京為五大水系開出了不同的“治病良方”,針對永定河重提“建設綠色生態河流廊道”,加強山峽段河道生態修復,實施平原河段水源保障及水質凈化工程等。 “永定河治理是首都水生態環境建設的一號工程。治理好永定河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北京要帶好頭?!?018年,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調研永定河時強調,要逐步將永定河恢復成“流動的河、綠色的河、清潔的河、安全的河”。 5月21日,黑土洼濕地出水口風景(高雪梅 / 攝) 為了這“盆”水 “那么多手段、措施,都是為了治理好這‘盆’水,保護好這 ‘盆’水?!笨粗購d水庫寬闊的水面,李光遠說。 2020年是李光遠進入官廳水庫管理處的第16年。近幾年,他見證了圍繞官廳水庫發生的一場巨變:在位于上游河水入庫的“咽喉”位置,原來大片的玉米地、河灘荒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片人工濕地——八號橋水質凈化濕地。它占地211公頃,相當于5個天安門廣場大??;這里幾乎看不到建筑的身影,除了穿插其間的幾條馬路和鐵道,都是水面與綠地。 凈化上游河道來水,從源頭上改善官廳水庫的水質與生態環境,是八號橋濕地肩負的重任。河水經過八號橋濕地“轉一圈”出來,再進入水庫,過程大約需72小時。 “經過濕地凈化后,水質基本能提高一個等級,從五類或四類變為四類或三類?!崩罟膺h說,“類似于一個自然形態的、大的污水處理廠?!?八號橋濕地是《永定河綜合治理與生態修復總體方案》中第一個啟動的項目,開工于2017年,2019年9月正式亮相,日處理能力為26萬立方米。 官廳水庫歸北京市管轄,但八號橋濕地位處河北懷來縣,李光遠稱其為“京冀在生態領域協作的典范”。 它是黑土洼濕地的升級版。 2004年,在距離八號橋濕地十余公里處,黑土洼濕地建成,成為官廳水庫的一道生態屏障。四成入庫河水被引入這塊濕地,通過穩定塘的沉淀,再經過植物塘和碎石床進行深度凈化。彼時,用大面積人工濕地凈化水質在北京還屬于“新鮮事”,“這塊濕地有點實驗性質,看看效果如何?!崩罟膺h說。 事實證明,效果不錯:這塊濕地可消減永定河入庫污染總量的14%左右,也可令水質提升一個等級。包括此舉在內的各種措施多管齊下后,2007年官廳水庫恢復飲用水源地功能。 濕地植物狀態的變化是個很好的證明。李光遠記得,黑土洼濕地剛建成那幾年,濕地里的水葫蘆長得特別茂密,污水中的有機質給它們提供了充足的營養,“那時候鳥站上去都不帶沉的,這幾年水葫蘆長得就差了,因為水質好了?!?既然效果好,所處位置又適宜建設濕地,在附近再建一塊更大、更好的人工濕地,盡可能提升入庫水體處理能力,便成為必然之舉。 與黑土洼相比,八號橋濕地不僅面積大了一倍,濕地類型也更多樣。這里利用多變的地形設計了森林濕地、島嶼濕地、湖泊濕地、生物塘濕地、溪流濕地、魚鱗濕地等多種形式,站在高處放眼望去,蔚為壯觀。 不同環境下微生物和植物的品種和數量都不同,濕地的多樣可以提高處理效果。比如,在魚鱗濕地區域,虛實交替形成多級S型大過濾區,可增加水體和生物填料的接觸氧化時間,實現更高的凈化效率。 八號橋濕地項目設計總負責人劉學燕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這樣解釋:河水進入濕地后,通過與水生植物和土壤的接觸,自然繁衍出微生物,像“吃飯”一樣把污染物“吃”掉,再通過生化反應分解,變成二氧化碳等排入空氣,將污染物降解掉。 這種功能類似于人的腎臟清除體內代謝廢物,進行排毒,這是濕地被稱為“地球之腎”的重要原因。 監測結果證明,升級版的八號橋濕地可“吞掉”來水中30%的污染物,每年可減少600噸入庫有機污染物、248噸氮磷等。 黑土洼濕地水樣對比 生態辦法解決生態問題 自黑土洼濕地之后,永定河與濕地的關系越來越緊密。 2010年至2013年,北京啟動實施了永定河“五湖一線一濕地”工程,包括門城湖、蓮石湖、曉月湖、宛平湖、園博湖、調水管線和園博園濕地等項目,治理河長18.4公里,恢復水面400公頃,建成綠地440公頃。 2017年的數據顯示,永定河城市段新增陸地植物67種、水生植物21種,每年增加固定二氧化碳9187噸,釋放氧氣6764噸,滯塵92.5噸。 近日,本刊記者探訪了位于石景山、門頭溝和豐臺河西交界處的蓮石湖生態公園,這里原本是永定河一段干涸的河床,與“工業大戶”首鋼集團遙遙相望;現已成為煙波浩淼、清新爽朗的大片濕地,河中央還建設了一座天鵝島,成為周邊市民的休閑樂園。 在永定河下游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南側,也規劃了大型滯洪濕地,總占地規模242公頃,建成后將成為市民的親水空間,不僅為機場隔音、降塵、減噪,飛機起降時,觸目即大片綠色,形成大綠大美的國門形象。 據悉,未來幾年,永定河流域還將增加多處濕地,以起到滯塵、凈化水質、涵養水源、改善氣候的作用。 河北、天津也在加大永定河流域的濕地建設力度。2019年,天津永定河故道國家濕地公園建成開放。從2014年開始,河北省懷來縣在官廳水庫上游和北岸逐步建設起華北地區最大的國家級濕地公園,總規劃面積為13500公頃。 “現在生態理念越來越高,這是用生態的辦法解決生態的問題?!北本┦兴畡站窒嚓P負責人說。 北京4月地表水水質監測結果顯示,永定河山峽段水質為二類,平原段水質為四類。 2020年永定河生態補水將持續195天,總計補水3.4億立方米。這次補水讓永定河“流動”起來,但還不足以使其一直“流動”下去。在北京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看來,“補就是極大地改善了永定河的生態恢復,有利于它的生態恢復,地下水位的回升就是典型的生態效應?!?怎么能變成永續流動呢? “靠治理?!彼f。 據介紹,北京市針對水環境構筑了“生態修復、生態治理、生態保護”三道防線。濕地建設屬于“生態保護”防線三字訣“清、育、?!崩锩娴摹坝敝e措。 4月27日,北京市生態環境局發布消息:2019年全市地表水水質持續改善,河流一至三類水質河長占比增加到55.1%,劣五類水質河長比上年減少11.5個百分點,水庫一至三類水質總蓄水量占比增加到85.2%。 按照規劃,到2025年,永定河流域將基本形成綠色生態廊道,重現永定河“清水綠岸、魚翔淺底”的美景。 朱祖希則說:“愿未來的永定河流域山常青,愿‘北京母親河’水常流,魚常游?!?/span>

來源:瞭望東方周刊
要保護,不要“保護性破壞”——專訪國家林草局濕地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林科院副院長崔麗娟

究竟應怎樣建設、保護濕地?我國濕地建設與保護經歷了怎樣的過程?又面臨哪些困境與問題? 4月1日,浙江杭州西溪濕地風光(翁忻旸/攝) 作為自然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濕地近年來日益受到關注與重視,濕地建設與保護迎來新一輪熱潮。 究竟應怎樣建設、保護濕地?我國濕地建設與保護經歷了怎樣的過程?又面臨哪些困境與問題?老百姓如何從自身做起,呵護好身邊珍貴的濕地資源? 日前,國家林草局濕地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林科院副院長崔麗娟接受《瞭望東方周刊》專訪,對此進行了解讀與分享。 崔麗娟(左二)給中學生講解濕地知識 保護需要緊箍咒 《瞭望東方周刊》:回顧中國濕地建設與保護歷程,你認為有哪些重要節點? 崔麗娟:首先,應該是1992年中國加入國際《濕地公約》。在那之前咱們的科研領域、管理領域并沒有“濕地”這個詞,我們使用的類似的概念是沼澤、灘涂、泥炭地。 濕地是從英文wetland直譯過來的,當我們接受這個概念的時候,發現其內涵和外延很大,比如我們以前從來沒有把人工濕地納入到濕地概念里面,但是在國際上,濕地包括人工水庫、水渠、水稻田甚至污水處理廠等。 濕地在國際上真正產生影響、被廣泛接受,也是從《濕地公約》開始,該公約1971年提出,1972年簽訂,1975年正式生效。 第二個節點是2004年,我國第一次以國務院名義發布了《關于加強濕地保護管理的通知》;緊接著,國家林業局作為濕地牽頭管理部門,第一次召開了全國濕地管理工作會議,各省林業系統的廳局長都參加了這個大會。相當于向全國發出了號召,要加強濕地保護。 第三個具有里程碑性質的節點是2016年,國務院發布了《濕地保護修復制度方案》,我個人把它稱為中國歷史上最嚴厲的濕地管理制度。 它明確提出,誰破壞、誰擔責,如果找不到責任人,就向當地政府追責;第一次在國家層面明確了濕地的“占補平衡”原則,不管是個人、企業、還是政府,破壞多少就要補多少;提到了要整體保護、全面保護,而不是選擇性保護,且實行總量管控,到2020年全國濕地面積不低于8億畝。 以前國家層面也曾發布過一些文件,但《濕地保護修復制度方案》發布之后,大家都對濕地真正緊張起來了。 《瞭望東方周刊》:相當于有了一個緊箍咒? 崔麗娟:緊箍咒我都覺得說輕了。 《瞭望東方周刊》:下一步呢? 崔麗娟:我個人期待的第四個里程碑,是在國家層面正式立法,出臺《中國濕地保護條例》。這件事的推進快20年了,現在看到一點曙光了。 《瞭望東方周刊》:為什么這么難? 崔麗娟:因為濕地作為自然資源的獨立分類在中國出現本來就比較晚,且涉及很多行業、很多部門,需要花很大力氣去協調、溝通,達成一致。 2018年4月26日,白鶴群在吉林省白城市鎮賚縣的莫莫格濕地翔集(王昊飛/攝) 金山銀山該這么算 《瞭望東方周刊》:從濕地研究者的角度,你如何理解“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崔麗娟:這句話講得特別好,我發自內心地贊同,而且這句話能挖掘出非常多的內涵。 1997年,研究論文《全球生態系統服務與自然資本的價值》刊出,據其研究估算,全球生態系統每年提供的環境服務功能約為33.3萬億美元,約等于全球GNP(國民生產總值)的1.8倍。 其中,濕地生態系統提供的環境服務功能相當于4.9萬億美元,占比14.7%,占全球自然資源總價值的45%,而其面積之和僅占地球陸地面積的6%。 2002年聯合國環境署的研究數據表明,一公頃濕地生態系統每年創造的價值高達1.4萬美元,是熱帶雨林的7倍,是農田生態系統的160倍。 2000年,中國農業科學院研究估算,中國生態系統總價值為7.8萬億元人民幣。其中,陸地生態系統年價值為5.6萬億元,海洋生態系統年價值為2.2萬億元,濕地生態系統年價值為2.7萬億元,占比超過三分之一。 我的博士論文做的就是濕地價值評價研究。1997-2000年,我以黑龍江的扎龍自然保護區為研究對象,估算它值多少錢,得出的結論是每年167億元。當時很多人質疑,這塊地怎么會值這么多錢呢? 《瞭望東方周刊》:這數據是怎么得出來的呢? 崔麗娟:就是把濕地生態系統功能價值換算成人民幣,比如它涵養水源值多少錢,它降溫增濕值多少錢,保護丹頂鶴值多少錢,凈化污水值多少錢……你用別的方式做這些事要花多少錢,就是一個參考值,最后得出整個濕地一年值多少錢。 從濕地研究者的視角,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可以這樣解讀。一塊水、一座山,好好算一下它的功能,它真的是金山,真的是銀山——真的非常值錢的! 曾經有人說,他認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意思是可以拿來搞開發,賣地、開礦、挖山、伐木、采砂,直接換錢。這完全誤解了中央的意思,當時我就反駁了。 《瞭望東方周刊》:地球的三大生態系統中,森林被譽為地球之肺,海洋被譽為地球之心,濕地被譽為地球之腎。濕地這么重要,這么值錢,為什么最晚被大家所認知和重視? 崔麗娟: 以前人們對自然的認知有限,濕地大都是人跡罕至的地方,你想紅軍長征過草地,那些地方能有多少人煙?在過去,許多濕地對人類來說很危險、進不去,肯定就不了解,不了解就會恐懼,然后更加回避, 在西方國家曾有一種說法“濕地是受詛咒的地方”,把一些不好的東西和它聯系起來了。很長時間里,森林、海洋和人類活動的關聯度更強,在森林里面人們去打獵、伐木、采集,在海洋里捕魚、航海探索新大陸等,人們可以直接向森林、海洋索取的東西似乎更多一些。 但隨著人們對濕地的了解越多,越發現它的重要。地球上生活的絕大多數生物,包括人類,生存和繁衍都離不開濕地。濕地覆蓋地球表面僅有6%,卻為地球上20%的已知物種提供了生存環境,它能保持水源、凈化水質、蓄洪防旱、調節氣候、美化環境和維護生物多樣性……功能不可替代,而且濕地還有許多未知的功能服務著人類。 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里,人類曾經全面依賴濕地維持生存,北非尼羅河流域濕地、南亞恒河流域濕地、西亞兩河流域濕地和東亞黃河流域濕地分別成為埃及文明、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印度文明和中華文明等世界著名文明的發祥地。 保護不能變成破壞 《瞭望東方周刊》:現在大家已經意識到濕地的重要,國內對濕地的關注也越來越高了。 崔麗娟:對。整體而言,現在全國對濕地的重視程度、保護意識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上,尤其是今年習近平總書記的杭州西溪濕地之行,再次凸顯了濕地的重要性,掀起了一股認識濕地、保護濕地的熱潮。全國范圍內強烈意識到濕地的重要性,這是非常值得高興的。接下來就是要思考怎么去做了。 《瞭望東方周刊》:聽你的語氣,似乎在憂慮些什么? 崔麗娟:大家這么重視濕地,我確實喜憂參半。重視好不好?好!但很容易頭腦一熱,“呼”的一下,就都走到濕地里去了,各種各樣的工程上來了,批很多錢,在濕地里搞各種建設——這絕不是好事。 實際上濕地保護與恢復應該慢慢地、細細地、悄悄地、永遠不斷地來做。濕地就存在那里,對待它最好的方式是,不去干擾它、不去破壞它,給它需要的,不給它不要的。 它本來在那里待得很好,你非要今天建個壩修條路、明天立個碑建個游廊、后天再弄個保護站、大后天再建幾個房子,美其名曰把它保護起來,這是保護嗎?我最擔心的就是這種“保護性破壞”。 咱們國家發展太不平衡了,各地的資源稟賦也不一樣,認識水平也千差萬別,作為決策者的政府相關部門尤其需要引起注意,因地制宜、科學決策。 《瞭望東方周刊》:建濕地要考慮哪些因素?要花很多錢么? 崔麗娟:其實真正的生態恢復不需要多少錢,生態恢復需要時間和技術,更多地是讓自然生態系統自我修復,它有這種能力,但是要采取正確的技術和方法來輔助。 建設濕地要選擇在有條件、有資源的地方,濕地要能自我維持、能長久存在,才有建設的意義。地形地勢,匯水面積,水的流入、蒸發等等都需要考量,專業性很強,因此專家的參與很重要,需要經過系統、專業的前期評估,絕對不能領導一拍板就建了。 有個地方想建濕地,請我去看,我看完哭笑不得,那地底下都是巖洞,水都存不住、都跑了,沒法建。 如果有人告訴我,一畝濕地每年要投入幾十萬元,他肯定在騙人,這錢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有的地方本來很干旱荒涼,人們把底下打上水泥然后把水引進來,每年買水維持這塊“濕地”,那肯定要花錢,而且花大錢了,這種濕地就不應該建。 我希望濕地越多越好,但不是所有地方都適合建濕地,有資源才能建、才該建。那種高價養起來的、輸血式的濕地不是真正的濕地。人不能靠輸血活著,濕地同樣也不能。 《瞭望東方周刊》:現在大城市里土地資源緊張,增加了建設濕地的難度,你有什么好的建議? 崔麗娟:確實如此,比如在北京,現在要大幅增加濕地面積確實很難。但只要用心,總能找到一些濕地資源,還能和城市發展結合得很好。 比如,2012年北京曾經遭遇“7·21”特大暴雨,導致許多立交橋下淹水嚴重,甚至出現事故。后來的解決方案是在橋下地底修建水泥池。 其實,在我看來,這些地方地勢低洼,能夠自然匯水,特適合建自然濕地來解決淹水問題,平??勺鳛榫G地,大雨來了,水可以通過濕地下滲、儲蓄,蓄洪本就是濕地的基本功能。 所以,更重要的是有濕地意識,其次是用智慧和技術把工程做到位。 敬而遠之 《瞭望東方周刊》:對城市管理者,你還有什么話要說? 崔麗娟:城市的管理者一定要有前瞻的眼光,要在資源的保護與經濟發展中取得平衡;全球范圍來看,資源是稀有的,資源保護應放在首位;雖然經濟發展了,但如果自然資源沒有了,后續發展就只能是空話。 如果你的城市有好的濕地資源,趕快保護起來。這樣才能給當地民眾帶來長久的福祉與利益。 《瞭望東方周刊》:對于當地民眾來說呢? 崔麗娟:老百姓呢,應該從我做起,從身邊的事情做起。提高認識,尤其是正確的、科學的認識很重要。政府怎么說,最后不還是得靠老百姓來做嗎? 《瞭望東方周刊》:在你看來,怎樣的認識和做法才是科學的? 崔麗娟:比如不讓進去的濕地就不進,觀鳥的時候離遠一點。網上有些視頻讓我真是生氣,為了拍鳥,把樹給踹一下,把鳥驚飛,甚至把鳥抓到手里拍照。如果別人把你綁起來,摸摸你的頭發,掰掰你的眼睛,給你拍張照,過幾天又把你放了,你好受么? 特別想呼吁,在鳥兒它們孵卵的時候能不能不去拍它、不去打攪它?你生孩子的時候希望被人圍著拍么? 走近濕地,但和它保持距離,這是真正的愛,距離產生美。 我個人不提倡大規模的觀鳥活動。 《瞭望東方周刊》:公眾不走近就不了解,不了解就不會重視,怎么平衡保護和利用的矛盾呢? 崔麗娟:濕地可以進人,人跟濕地一直是相融相生的。但我強調的是,濕地中進人應該有條件:有些區域不應該進,有些時間不應該進。 不同的濕地是不一樣的。比如北京的野鴨湖,大家都知道它是公園,公園強調旅游、休閑,但是其實它很早就是市級自然保護區,保護區的第一職責是保護,管理很嚴格。 每年的11月和4月,會有極大量遷飛的鳥在這里停歇,這個期間人是應該給鳥讓路的。一年12個月,10個月鳥兒給人讓路,這兩個月人給鳥讓路怎么就不可以呢? 對于濕地公園來說,為什么叫它濕地公園,不叫它公園呢。景山公園、中山公園和翠湖濕地公園、野鴨湖濕地公園,肯定是有區別的。濕地公園中,在某些區域、某些時間是需要控制人流量的。濕地,需要人和資源協調和共存的。 我們有次去某個自然保護區考察,陪同的工作人員說這里有2000多只鳥,一定要把鳥轟起來讓我們看。我說不看了,我知道它們在那里。對方也不好意思了,說那就不往前走了。如果連這種尊重和保護的意識都沒有,別說你是自然保護者。 如果宣傳到位了,老百姓是能理解的?,F在大家的意識還不夠,鳥和人之間,到底誰進誰退、什么時候進什么時候退,應該要有科學依據的。 人跟濕地應該互有進退,互相理解、互相和解,相融、相攜,才能走得遠。如果人的意識都非常高了,濕地的進入,什么門檻都不用設,大家都會自覺保護。期待這樣的時刻早日到來。 游人在頤和園耕織圖旁的湖里觀賞黑天鵝 未來會更好 《瞭望東方周刊》:作為中國最早一批濕地博士,從你的自身經歷來看,中國濕地研究和保護發生了哪些變化? 崔麗娟:上世紀50年代末,東北師范大學地理系成立了沼澤研究所,中科院長春地理所成立了沼澤研究室,我在這兩家先后讀的本科和碩士、博士,國內最早就是這兩家機構開展濕地研究,當時叫沼澤研究,或泥炭研究,到80年代陸續有些高校,比如華東師范大學、中山大學等也開展了相關研究。 濕地研究真正熱起來,應該在2000年以后,期間有很多人轉專業過來研究濕地,比如學林業的、沙漠的,甚至法律的、數學的。近些年來,濕地學的碩士多起來了,科班出身搞濕地的人多了,機構也多起來了,大部分綜合性大學都有濕地專業了。 2009年,中國林科院成立了中國濕地研究所,我是創始所長,這是國內第一個國家級的專門從事濕地研究的機構,剛成立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現在是48個人。 現在國內對濕地的研究越來越深、越來越細了。原來濕地對我們來說,像一個灰箱,我們知道它進去了什么,出來了什么,但箱子里面是怎樣的不知道?,F在呢,大家就集中研究箱子里面發生了什么,過程到底是怎樣的。 早些年我們去申報項目經常被質疑,濕地研究什么?很多人都不太明白;現在各類研究的申報途徑基本上都健全了。 《瞭望東方周刊》:為濕地奔走這么多年,你最期待看到的是什么樣的景象? 崔麗娟:我特別希望看到,城市里不斷有這樣的地方出現:那里有水、有青草、有花香,有蝴蝶在飛、蜻蜓在飛,有蛙鳴、有鳥……在城市郊區有大片這樣的地方,市區里可以小一點,這樣城市才真正會有一個“腎”,才真正宜人、宜居。 《瞭望東方周刊》:濕地的主人是誰? 崔麗娟:是濕地里的生物,包括動植物和微生物。人是濕地的客人,因為濕地不是為人而存在的,人不可能居住到濕地里。城市生態系統的主人,那肯定是人。 《瞭望東方周刊》:在濕地保護與建設方面,國際上對中國的關注與評價如何? 崔麗娟: 客觀的說,有贊賞,也有擔憂。 每一次中國有大的濕地保護行動,國際社會都給予了非常大的贊許。 比如,1994年將“濕地保護與合理利用”項目納入《中國21世紀議程》優先項目計劃,2000年發布《中國濕地保護行動計劃》,2005年國務院批準了《全國濕地保護工程實施規劃》,2013年再度發布《中國濕地保護行動計劃》…… 2002年中國新增了14塊國際重要濕地,當時世界自然基金會向中國頒發了榮譽證書,稱其為“獻給地球的禮物”。 此外,中國許多省、直轄市進行了地方性的濕地立法,2016年在國家層面提出濕地占補平衡原則,以及小微濕地的推出,都得到了國際社會的點贊。 他們也很關注中國濕地鳥類的狀態。比如,“鳥類熊貓”遺鷗原本大量聚集在內蒙古鄂爾多斯的高原濕地泊江海子,因為生態受到污染破壞,它們遠走他鄉,飛去了陜西紅堿淖濕地,在鄂爾多斯消失了十余年;陜西很缺水,也有些污染水體排進濕地,導致遺鷗又從紅堿淖飛去了河北壩上。之前看到報道說鄂爾多斯開始有遺鷗回歸,說明生態逐漸得到修復了。 還有諸如鄱陽湖建壩等重大和濕地生態相關的事件,國際社會也都保持了相當的關注度。 《瞭望東方周刊》:當下國際上有哪些先進的理念和方式可以借鑒呢? 崔麗娟:濕地銀行是我特別想引入的一種理念和方式,它尤其適合那些開發建設多、濕地少、經濟發達的大城市。 其基本思路是將濕地按某種方式換算為信用值,政府部門、企業或者個人都可以往濕地銀行里存儲濕地,也可以花錢購買信用值;開發建設需要占用濕地時,需要先審核該信用值,這樣既保證濕地面積總量不會減少,也提高了濕地補償效率。

來源:瞭望東方周刊
小微濕地:社區之寶

這里是北辰中心花園里的一塊小微濕地,也是北京的第一塊小微濕地,地盤雖不大,其亮相卻堪稱北京綠化界的一個標志性事件。北京北辰中心花園小微濕地 “快看,野鴨夫婦回家了?!币幻Ⅲ@喜喊道。 眾人紛紛抬頭,只見兩只灰色的野鴨撲扇著翅膀,從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降落在不遠處的蘆葦池中,無視周圍人群發出的驚嘆,自顧自地戲水覓食,神情間透著一股憨意。 它們并非人工繁殖飼養,是真正的野生鳥類,但并不怕人,因為它們是這一方綠色小天地的主人,2019年就在這安家落戶。 這里是北辰中心花園里的一塊小微濕地,也是北京的第一塊小微濕地,地盤雖不大,其亮相卻堪稱北京綠化界的一個標志性事件。 青蛙、野鴨、黃鼠狼都來了 北辰中心花園面積52000平方米,是一塊老牌綠地,為服務于1990年的亞運會而建設,園內有一棵鄧小平栽植的白皮松,現已枝繁葉茂。 這里位處北四環奧運功能區,寸土寸金;站在花園里環顧,四周均被高樓環繞,國際會議中心、酒店公寓、購物中心、大型居民區阻隔了遠處的天空,令視野局限在花園頭頂的區域;對周邊高樓里的人而言,這方公共綠色空間彌足珍貴。 小微濕地是這里的一個“園中園”,面積僅4100平方米,比半個標準足球場稍大一點,位于花園中南部,由園內的一處低洼旱溪改造而來。此處原本景觀欠佳,溪底鵝卵石裸露在外,甚至黃土可見。 如今舊貌換新顏,變成了一處溪水潺潺、荷花亭亭、蘆葦搖曳、鳥鳴蝶舞的生態小空間,也是花園里唯一一處有水面的所在。 它的建設啟動于2018年,正式亮相于2019年夏天,不久之后,晚上來此遛彎納涼的市民驚喜地聽到了蛙鳴聲:“家門口好多年沒聽見過青蛙叫了,感覺真是親切?!?一對野鴨夫婦也看上了這里,在此安家落戶,筑了巢,下了蛋,還孵出來9個野鴨寶寶,一家11口在荷花池、蘆葦叢中嬉戲覓食的場景常常引得游人駐足,小朋友們尤為歡欣雀躍。 冬季到來,野鴨一家遷徙去了溫暖的南方,2020年春天,工作人員驚喜發現野鴨夫婦回到了這里,并且又孵下了10個蛋。 5月初,《瞭望東方周刊》記者來到這里時,發現野鴨巢被細心做了隱蔽措施,人行過道靠近水池的一側還放置了臨時護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近期發現了黃鼠狼的蹤跡,為保護正處于孵化期的野鴨一家子,特意采取的安全措施。 “自然界真是神奇,完全不需要給這些動物發什么微信定位,只要條件合適,都能自己找到地方?!币晃煌械墓ぷ魅藛T這樣打趣。 觀察濕地品質,一個重要標準是生態鏈條的豐富性,植物、昆蟲、魚類、兩棲類、爬行類到鳥類和哺乳類,逐步提高。這塊小微濕地建成時,工作人員投放了10斤小魚和一些錦鯉作為生態基底,后來,蜻蜓、蝴蝶、青蛙自動出現了,野鴨的到來是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指標,而刺猬和黃鼠狼的出現更令人驚喜。 北京市園林綠化局野生動植物和濕地保護處副處長黃三祥對其評價是“算挺好的了”。不過他也充滿了新的期待:“能再來些鴛鴦等珍稀鳥類就更好了”。 “小微濕地就像城市里面生物的一個踏腳石?!敝袊謽I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濕地專家崔麗娟打了個形象的比方,“就像我們在一片泥潭里,需要踩著一塊一塊的石頭才能往前行走?!?她說,在大城市里不可能建立完全連通的生物廊道,但如果相隔很遠才有一個落腳點,它們的生存會遭遇困境,“這種輕便的、踏腳石型的生態建設,有意義且可行,為城里的小動物們尤其是極大量的兩棲類和昆蟲提供了好的棲息環境,稱得上是個庇護所?!?人氣聚集地 這里帶著點郊外的野意,動物喜歡,人亦喜歡。 本刊記者在中心花園里走了一圈,發現這個僅占花園面積8%的園中園,其人氣超過92%區域的人氣之和:圍著這一泓清水,有小朋友在跳繩,中年男子打太極,大爺帶著孫子遛彎,幾位穿保安服的男子斜靠長廊柱在養神…… 一位阿姨從附近的安慧里小區過來,步行需10余分鐘,她說小微濕地開放后,她便放棄了去小區廣場綠地的習慣,改為每日來這里散步透氣;她最喜歡在蘆葦池邊看游魚,金色的錦鯉、灰青色的叫不上名字的小魚兒在水中游弋,“一待就能待上一兩小時?!?夏康是這塊小微濕地的主設計師,很巧家就在附近,現在他每周都會帶孩子來一次,親近自然兼生態教育,“遠一點可以去郊區的野鴨湖濕地公園,中一點可以去奧林匹克森林公園,都是不同尺度的,但家附近有這么一個小的,抬腳就能到,就變成一種日常了?!?在崔麗娟看來,小微濕地是在城市化加速、城市人口不斷聚集的大背景下,大都市中心城區里人與自然和解的一種好方式。 經濟的發展令身處高樓的人們對青山綠水的需求日益強烈,可土地資源有限,水資源也有限,市中心里建設大面積的濕地越來越不現實,而小微濕地可利用現有的池塘、溝渠、集水坑等來建設。 “它的意義不在于說喊一喊口號,說城市濕地面積增加了多少——100個小微濕地加起來對濕地率能有多大貢獻呢,可能0.1%都不到。它是實實在在提供生態效益,提升生活品質,多親近濕地對人這個物種的發育都會特別好?!贝摞惥暾f。 “讓城里孩子在家門口聽到蛙聲、看到蝌蚪,每次想到這個,我都會忍不住激動興奮?!贝摞惥陮@個項目由衷點贊。 崔麗娟出生于吉林白城,那里有著向海和莫莫格兩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她自小看著家鄉的綠草連天、碧水游魚、雁飛鶴舞長大,深知大自然對于孩子身心健康的意義;在郊區考察、工作時,她??吹郊议L帶著孩子在郊外水邊看蝌蚪,孩子的歡快之情令她印象深刻,“親近自然是人的本性,就像呼吸一樣,因為人就是從自然里走出來的?!?“希望通過營造小微濕地,給孩子帶來更多童年樂趣,也給成年人提供一種鄉愁記憶?!秉S三祥說。 北辰中心花園小微濕地位置示意圖 五臟俱全 “方案反復修改了十幾次?!秉S三祥說,因為一開始的方案“園林化痕跡太明顯”。 夏康來自北京景觀園林設計有限公司,所學專業是風景園林,從業16年,以前接手過不少街心公園、鄉村公園案例。但這個項目對于生態的需求超乎夏康的預料,“委托方和我們公司領導都在反復強調,既要營造豐富的生境,植物配置也一定要豐富,尤其食源和蜜源植物必不可少?!?什么是小微濕地?水池邊樹立的一塊牌子上這樣寫著:“小微濕地是依據昆蟲、魚類、兩棲和爬行類以及鳥類等濕地動植物生存所需的棲息地條件,構建結構完整并具有一定自我維持能力的小型濕地生態系統?!?為小微濕地項目把“生態關”的,是來自中國林科院、北京林業大學里若干位研究濕地、研究野生動物的教授級專家。 “生態為主、兼顧景觀,小濕地、大生態”的設計原則在夏康的思路中不斷被強化。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最終這里營造出了喬木林、灌叢、淺灘、生境島、深水區等多樣化生境,種植的蜜源類、漿果類、堅果類植物高達20余種,如元寶楓、旱柳、白皮松、海棠、山桃、山楂、金銀木等,可在不同季節為昆蟲和小動物們提供食物來源。 蘆葦、荷花、菖蒲是園林設計中常用的水生植物,但這次,在濕地專家的建議下,菹草與金魚藻等沉水植物被種植于水底,用于構建“食藻蟲——水下森林”共生生態,既可產生更多氧氣,又可為魚類、涉禽類提供豐富的棲息環境。 水池駁岸也一改以往常用的平整式、硬朗式設計,采用了自然過渡式和洞穴式,為蛙類提供了更理想的棲息環境。 夏康說,同樣是小面積的綠化區塊,口袋公園、街心公園更多考慮市民的休閑功能,因此綠植與座椅是其首要的設計考量因素,小微濕地的獨特性在于生態系統的構建,這是綠化理念的進步,也是生活品質的進步。 “生態的核心就是生物多樣性,它有更大的包容性,不單是為人服務,而是各種生物和諧共生?!毕目嫡f,比如大草坪能為人的活動提供很多功能,但小動物們并不那么喜歡,因為生境太單一。 在黃三祥的印象里,以前大家提到生態與生物多樣性,第一反應都在郊區野外,生態學領域的專家似乎更多活躍在郊野,城市綠地則更講究景觀設計之美、雕琢之美,“但這種理念在不斷融合,現在提倡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小微濕地就是在將自然的生態融入城市中來?!?夏康以綠化行業技術人員的視角進行了解讀:“大學里,園林專業先入為主的是如何造園,追求‘雖由人作、宛自天開’的景觀效果;林學院先入為主的是生態。如果只追求生態,會過于野性,和人產生距離感,與周邊環境不協調;只追求景觀美,難免忽視生態功能,將二者結合起來才能產生更好的效果。我個人認為,北京市將園林局與林業局組建為園林綠化局,較好地解決了這個問題?!?北京市海拔高差超過2000米,地形地貌復雜,生境類型多樣,是世界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大都市之一。據調查,現在北京濕地內共有濕地植物70科369種,野生動物共36科202種。 北辰中心花園小微濕地 標桿效應 “既然動物喜歡,人也喜歡,中心花園的面積也夠大,為什么不把它做大一些呢?”本刊記者問。 黃三祥解釋,這是北京市的第一塊小微濕地,肩負著為北京未來小微濕地建設示范和引領的責任,各方因素都經過仔細考量與斟酌。據介紹,2020年北京市的濕地建設與恢復工作,小微濕地是重要切入點;對于十四五時期的濕地初步規劃是每年恢復建設600公頃,新增濕地將以小微濕地為主。 廣義的小微濕地,其面積在80000平方米以下,但北京市土地資源有限,力推的是10000平方米以下的小微濕地建設,摸底情況顯示,全市10000平方米以下的現狀小微濕地有5000余處,可因地制宜進行改造提升。 這里選擇的是北辰中心花園里的一處低洼地,原有的生態基底良好,擁有水源,引水、蓄水、維護便捷,黃三祥評價為“因勢利導”。 “如果在廣州建小微濕地,首要考慮的應是生態系統的穩定性,但在缺水的北京,首要考慮的一定是水的持續性?!贝摞惥陱娬{,這事看著簡單,要做好不簡單,“如果隨便找塊地挖個坑、放點水,不可能種沉水植物——過幾天水就干了?!?夏康做了調研與計算:這里平均水深0.6m,儲水量約為480m3,匯水面積為0.8hm3,水面蒸發量每天約6mm,每天損失水量約4.5m3,旱季可以從中水管道或者綠地澆灌地表徑流補水,雨季采用收集雨水補充,多余雨水凈化處理后可以用于澆灌或者排入市政管網,在汛期也能滿足該區域雨水的收集容量。 選擇此處的另一個原因是,這里地理位置優越,交通便利,國際會議中心、高端酒店和大型居民區環繞,擁有良好的窗口示范效應。據悉,項目組踏查、比選了城區及昌平、延慶、順義、房山、通州的20余個地塊,綜合各方因素最終圈定此處。 “放別地兒也照樣建,但擱這兒產生的社會效應、宣教作用成幾何倍數放大了?!毕目嫡f各方對這個位置都非常滿意。 它確實起到了典范先鋒的作用,亮相之后,媒體紛紛予以關注,環保社團組織如自然之友、山水自然保護中心的成員慕名而來,許多園林景觀從業者也來這里觀摩,收到的反饋令黃三祥和夏康相當欣慰,“大家一致給予了好評,并將其視為某種風向標性質的事件?!?北京市各區園林系統均派代表來現場觀摩,親身感受小微濕地的魅力,理念因此得以升級,回去后都在結合本區實際情況,推動小微濕地建設。到2025年,北京將建設50處以上的小微濕地;地方標準《小微濕地建設技術規程》正在緊鑼密鼓編制之中。位于懷柔的第二塊小微濕地已在建設之中,這是結合鄉村振興和美麗鄉村建設的郊區小微濕地示范項目。 據悉,小微濕地保護修復已列入2018年北京市政府辦公廳印發的《北京市濕地保護修復工作方案》,目前,正計劃納入正在編制的“十四五”規劃中。 近年來,我國積極開展小微濕地保護管理研究工作,加大小微濕地保護與修復力度,充分發揮小微濕地的生態功能,取得顯著成效。2018年10月,《濕地公約》第十三屆締約方大會在阿聯酋迪拜舉行,大會通過了中國加入公約26年來首次提出的《小微濕地保護與管理》決議草案。 “濕地雖小微,意義卻重大?!?國家濕地科學技術專家委員會副秘書長、北京林業大學自然保護區學院副院長張明祥如此評價。

來源:瞭望東方周刊

1 2 3 50 下一頁